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古今多少人用错药含恨而逝

2013年12月11日 22:05

央视网(记者王磊 报道)药本是用来治病救命的,但一个人若用错药,将适得其反,轻则无疗效或引起小的不适,重则加剧病情甚至丢掉性命。然而,数据显示,我国超过9成居民不会合理用药,每年有数百万人用错药,其中很多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中国仅9.56%居民会合理用药

国家卫生计生委12月10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卫计委宣传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姚宏文指出,我国用药安全问题日益凸显。

2012年全国居民健康素养监测数据显示,具备包括合理用药在内基本医疗素养的居民比例仅为9.56%,能够正确阅读药品说明书的居民比例约为15%。2012年,我国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共收到药品不良反应或事件报告120万余份。在全国合理用药网络知识竞赛中,只有6.3%的网友能够全部答对从试题库随机抽取的10道合理用药常识题。国家卫生计生委开展的公众调查结果显示,60%以上的被调查者最希望获得合理用药的相关知识。

中国科协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86.7%的被调查者曾有自我药疗经历。在服药过程中,69.7%的人曾随意增减疗程或自行更换药物。在孩子生病后,近30%的家长自作主张给孩子服用减量的成人药品或抗生素,有时还是多品种联合用药。

据《信息时报》报道,早在2006年就有全国政协委员在“两会”上表示:“由于虚假医疗广告、误导等方面的原因,我国每年大约有250万人吃错药。”

用错药现象不仅在中国非常严重,在国外也相当普遍。据《生命时报》介绍,仅2006年,美国就有7000多人因用错药死亡,130万人受伤。

据美国国家医学院估计,每年在美国医院中发生的可预防的用药失误会造成约20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元)的损失;药物致病、致死给美国造成的损失约合1770亿美元。

很多事故是由药剂师对医生处方的误解造成的:部分医生在开处方时习惯性地使用拉丁文缩写,且字迹潦草,导致出错。为此,美国有关部门要求全国卫生专业人员避免使用易混淆的医学缩写,并推行电子处方。

雍正帝疑似服丹药暴卒

古往今来,许多人用错药是因为自己或亲属缺乏医疗知识,或者是一时疏忽。

中国历史上,上层社会中因追求长生不老而热衷炼丹者大有其人,为此弄巧成拙、丢了性命的也不在少数。

史学界怀疑,唐太宗李世民和清雍正帝(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禛的死都与过量服用丹药有关。据《旧唐书》记载,李世民晚年因吃了古印度方士那罗迩娑婆制成的“延年之药”而死亡。而据《资治通鉴》记载,李世民临终前“苦痢剧增”,疑似是服用丹药后的中毒症状。

据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清宫档案揭秘》介绍,雍正喜好炼丹,由来已久。他在做皇子时,就对丹药产生了兴趣,曾写过一首题目就叫《烧丹》的诗:“铅砂和药物,松柏绕云坛。炉运阴阳火,功兼内外丹。”最迟从雍正四年(1726年)开始,雍正皇帝就经常吃一种叫“既济丹”的丹药。越来越多的史学工作者认为,雍正于1735年8月下旬暴卒,很可能是由于丹药中毒。

青少年时代在雍正朝度过的曹雪芹,将服丹药致死的故事写进了《红楼梦》。整日“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的贾敬吃丹砂导致汞中毒而亡,死后“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

时至今日,虽然炼丹早已成为往事,但用药失误危及生命者仍屡见不鲜。今年5月,中超上海申花队的阿根廷籍主帅巴蒂斯塔嗓子疼,吃了头孢消炎药后引发过敏反应,当场休克,经及时抢救才醒过来。

今年7月,河南郑州16岁少女常某因头痛去医院就诊取药,结果回家吃药时,本应吃一片药的四分之一,她却误服了一瓶药量的四分之一,也就是25片“盐酸阿米替林片”。如果不是抢救及时,这“一念之差”足以夺命。

吃错药、吃药过量不行,吃了过期的药也会发生危险。有专家表示,药物过期会马上变质,不少药物在失效的同时,还会因毒性增加而变成毒药,哪怕仅仅过期一天也可能如此。

老汉在医院被用错吊瓶丧生

有的人用错药,则是由于医务工作者的失误,或是上了虚假广告的当。因用错药而直接导致死亡的案例,并不罕见。

今年8月,河南商丘65岁男子王化礼在北京天坛医院输液后死亡,院方承认用错了药。

7月30日,王化礼被确诊良性颅咽管瘤。8月19日,他在北京天坛医院做了手术。“术后12天,住院的父亲恢复状况良好。”他的大女儿王云(化名)说,8月31日,他照例接受输液治疗,从早8点开始,到9点40分左右,两瓶药已输完,护士开始换第三瓶药。“(第三瓶药)刚打下去不超过5分钟,我发现我爸右手变紫了,赶紧喊医生。”王云称,随后医生马上抢救,“但很快就跟我们说,因为肺栓塞,病人抢救不过来了”。

然而,家属发现,挂在王化礼身上的输液药瓶上标注的是另一个患者“蒋某某”的名字。天坛医院承认,给患者所用的第三瓶药是该院护士错用,并向家属道歉。

几年前,广东东莞石龙镇的王阿婆在服用湖州×怡植物纤维食品公司的抗癌保健食品近两个月后过世。该公司则在广告中坚称该食品有绝好的抗癌作用,解决了世界性抗癌难题。

阿婆的女儿说,1991年父亲因为胃癌病故,2004年9月,二哥又被查出患了鼻咽癌,2005年12月初,阿婆又被石龙镇人民医院查出患上肺癌,医生说积极治疗还能活半年。

正在全家一筹莫展时,东莞原湖州×怡植物纤维食品公司代理商郑小姐告诉她,可以免费给阿婆提供2盒价值2500元左右的抗癌保健食品,吃好的话就给她做活广告。郑小姐宣称该产品可以治疗肝癌、肺癌、鼻咽癌等,总有效率在90%以上,而且使用的都是纯中药,只是排体内毒素,无副作用。但没有想到,2006年2月,两盒药还没有吃完,阿婆就去世了。

后来,代理商郑小姐向媒体承认:“该产品没有什么抗癌功能,广告中提到的癌症治愈者都不存在。我本人也是受害者,目前损失几万元。”

针对虚假医疗广告泛滥的现象,在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建言:“目前医疗广告违法违规的现状已经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此后,全国各地开展了一系列打击虚假医疗广告的行动。

(案例来源:《新京报》、新华网、海力网、大河网、东北网、《信息时报》、《健康时报》等)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