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拜登东亚之行背后的疑问

2013年12月04日 22:55

央视网(记者崔向升、王磊、江易易 报道)美国副总统拜登有个绰号,叫“终结者拜登”。他29岁时就当选参议员,36年间一直任民主党参议员,每当与共和党发生矛盾时,他都会像“终结者”一样活跃其中,因此得名。拜登从12月2日起对日本、中国和韩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其间,拜登和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会晤,就经济、安全、能源和环保等一系列议题进行磋商。

拜登此访,引起外界的高度关注,因为这个时候的东亚地区,正处于一种紧张的氛围当中,甚至可能对美国的亚太战略产生冲击。不少人据此分析,美国副总统的到来,大有深意。

是为东海防空识别区而来吗?

日前,中国国防部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这遭到了日本及其盟友美国的反对。那么,拜登选择访华主要是因为这一防空识别区吗?

不少专家认为,防空识别区并不是拜登这次访问的主要议题。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表示,防空识别区可以说是拜登此次东亚之行遇到的突发议题,“相信中方会向其重申既有立场,介绍设立防空识别区的考虑,强调美国在相关问题上应恪守承诺,不要选边站队。”中新网称,拜登本次访日的主要目的,是推动日本早日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谈判,并非日本政府期待的美国就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问题作出有利于日本的表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所长袁鹏指出,拜登此次访华,除了东海防空识别区,还有很多议题要谈,比如了解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探讨新型大国关系方向,并就朝核、伊核问题交换意见。美国不希望将防空识别区问题凌驾于这些议题之上。中国网报道称,华盛顿将会通过拜登,进一步传递美国领导层对中国新一届政府执政地位及全面深化改革决定的支持信号,期待中方向奥巴马政府复苏美国经济、处理朝核等地区热点问题、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的努力,给予更多配合,并向美国企业进一步敞开中国市场的大门。

为日本撑腰了吗?

“当美国副总统拜登抵达日本开始东亚三国之行时,他最紧迫的任务是让安倍首相放心,美国坚决反对中国新设的防空识别区。”《日本时报》的这段话,凸显日本政坛的焦虑之情。那么,拜登的访问让日本政府“放心”了吗?

国际舆论大都认为,日本很难绑架美国。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学者梅斯奈尔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如果说美国的鼻子上真有一道缰绳,那么缰绳也只能在美国人手里,美国不可能让日本牵着鼻子走。”“拜登这次访问日中韩三国,不太可能单纯是为日本撑腰站台。”梅斯奈尔说,拜登跟中国领导人要谈的问题,远比跟安倍要谈的多。中美是该地区的两个棋手,日本只是一个小卒。中国毕竟是美国最大的债主,而且两国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管经济还是政治,双方之间利益巨大。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美国中心副主任金灿荣认为,此次美日对于防空识别区的态度有一些区别。日本强硬地要求中国撤销识别区,还想绑架美国一起要求中国就范,但美国并不这样想。此前,美国政府已建议美国民航公司向中国报备飞行计划,一些美国民航公司已经这样做。他们的态度区别是有原因的。从美国政府的态度上来说,军事、经济、政治三方面是分开的。在政治上,美国必须反对中国设立识别区,因为他们担心中国的行为方式发生改变。原来是西方人制定规则,中国遵守;现在在识别区这件事情上,中国人在制定自己的规则,要西方人去慢慢适应。这是重大变化,让美国很担心。在军事上,因为中国设立识别区后,美国的抵近侦察变得越来越不方便,所以美国也是反对识别区的。但在经济方面,美国讲求实用主义,他们担心美国民航公司一旦出了安全问题,美国政府在政治上也受不了,同时美国的航空公司也会因此卖不出机票,影响到美国的经济利益。所以,美国希望民航公司能向中国通报飞行计划。金灿荣强调,日本想绑架美国一起要求中国撤销识别区,但没有成功。

新华社评论称,在有关中日领土争端问题上,日本一直试图依傍美国大佬,“拉大旗作虎皮”,但美国人绝不愿随日本节拍起舞,否则将乱了自己的利益方阵。为了非己核心利益问题与中国撕破脸,这赔本买卖,美国人大概不会干。

另据日本《新华侨报》报道,美国国务院希望航空公司的运营遵守中国宣布的防空识别区有关规定。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也建议美国商业航空公司遵守中国的防空识别区规定,以避免任何可能的误解。而日本政府指示其航空公司不要遵守北京方面的要求。这从另一个侧面表明,美日在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的态度并不一致。《产经新闻》12月4日的社论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称“日本正致力强化日美同盟,但在航空公司运营问题上的分歧不可忽视”,“期待美国明确的、强硬的对立姿态”。

与中方怎么谈防空识别区?

《华尔街日报》认为,拜登12月3日晚在东京呼吁中日两国构筑危机管理机制,采取措施建立互信,缓解紧张局势。《纽约时报》注意到,拜登在与日本领导人会晤后,一方面指责中国设立防空识别区是试图“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增加了“发生意外和误算的风险”,另一方面不再坚持要求中国撤销防空识别区,可能转而劝说中国在实际操作中避免“干扰”中日间繁忙的空中走廊。该报认为,拜登的言论体现了美国在中日领土争端问题上的复杂态度:既不愿居中调停,又不想看到争端升级。

《华盛顿邮报》表示,在美国官员看来,中国不大可能同意撤销防空识别区。拜登的策略是为美方保留谈判余地,争取说服中国不要在执行识别区规定时采用激烈的军事手段或“煽动性”言辞。

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分析师克里斯托弗·K·约翰逊认为,奥巴马政府对中国释放的信号很模糊,此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呼吁中国撤销识别区,但现在副总统拜登的言论要温和得多。

能否缓和东亚紧张局势?

“德国之声”称,拜登这一周将尝试一次“危险的调解任务”,他的主要目标是缓解东亚局势的紧张程度。拜登必须小心翼翼地在日中韩三个国家中做一番斡旋。

英国路透社称,拜登访问东亚,正值中日岛屿争端升温之际,其势必要寻求“微妙平衡”,一方面要努力改善中美军方关系,另一方面又要表态支持盟国日本。

除了中日矛盾,日韩的分歧也不小。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说,美国白宫副总统室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拜登此次访问韩国和日本,肩负着调停韩日矛盾的重任。该负责人说,美国一直都在不断地敦促日本努力解决20世纪留下的残余——敏感的历史问题。美联社称,作为美国在东亚地区的两个重要盟友,日本和韩国关系的紧张和冷淡,令美国政府感到担忧。因此,在访问日、韩期间,拜登可能会设法调解韩国和日本之间的矛盾,以巩固美日韩三国同盟,确保美国在这一地区利益的最大化。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分析,拜登这次出访的一个重要任务和挑战是,消除亚洲同盟国家对美国的担忧,但这一目的恐难轻易达成。拜登此行将重申美国外交重心将从中东“转回”亚太的政策,以期消除主要同盟国的担忧。他将通过安抚盟友,寻求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报道称,拜登可以向其盟国提供口头的安抚和保证,但是美国无法保证向亚太分配实际的资源。美国的亚洲盟友可能将处于持续的担忧之中。

奥地利《新闻报》称,由于担心与其最大的外国债主中国发生冲突,美国人至少在表面上要限制危机升级。韩国《朝鲜日报》12月3日称,目前东北亚局势是因各国“以强对强”而陷入紧张,因此拜登这次访东北亚,可能成为紧张局势走向缓和或是加剧的分水岭。

是为了落实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多数专家都认为,拜登此访中国,一定离不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个话题。因为这是两国元首为两国关系发展方向定的基调。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最近发表的《亚洲的未来》,对奥巴马第二任期的亚洲政策作了详细阐述,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美国希望和中国把“新型大国关系”落到实处。

“拜登此访是推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又一具体步骤。”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表示。今年6月中美元首“庄园会晤”后,从举行战略与经济对话到两军交往日益热络,中美都在努力将“新型大国关系”这一共识落实到具体行动中。

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分析,在中国新领导层履职的第一年,中美间已经举行了元首、外长、防长的会晤,各级别、各领域的对话交流机制稳步运行。“拜登这次访华时逢年末,有着总结与瞻望的意义,延续了中美高层对话频密化、灵活化、机制化的趋势,也意在承接明年两国关系的发展,这反映出中美关系的成熟。”李海东分析。

传递美国推进新战略规划的信号?

白宫表示,拜登此次访问日本、中国和韩国,意在强调华盛顿“作为太平洋地区重要力量的存在感”,践行“美国提出的重新平衡外交政策,重返亚太地区的承诺”。美联社报道,拜登将利用此行,表明美国虽忙于应付中东的混乱局面,但依然决心保住该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鉴于中日钓鱼岛之争进入“高敏高热”阶段,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拜登出访前的媒体吹风会上表示,美国深信应当降低冲突升级的意向,毕竟这一地区有世界上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关乎到美国的利益。

白宫新闻秘书卡尼表示,拜登与中、日、韩三国的领导人都有良好的关系,“他将表达美国的立场,并强调避免提高紧张局势的行动,维持地区和平、安全和繁荣是多么重要。”

是否也有个人意图?

拜登此次东亚之行,似乎还有一项没有明说的任务:展示其个人的外交威望。对这位有望在2016年竞选总统的民主党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新闻聚光灯给拜登提供了一个展示自身的绝好机会,提醒人们为什么奥巴马选择他作为竞选搭档,并吹嘘他的强项。拜登拥有数十年的国际事务经验,曾担任美国参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一职长达十年。长期担任民主党高级政治顾问的拉里·莱斯基认为,“如无意外,此次亚洲之行将巩固拜登作为党内总统候选第一人的地位,并成为历史上最好的副总统之一。”

在1988年和2008年两度竞选总统均告失利后,拜登并未表态是否会再次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但莱斯基认为,拜登要想获得提名,必须迈过希拉里这一关。11月份的民调显示,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支持率上,希拉里以63%的绝对优势排在第一,拜登位居第二。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