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美国不应忽视日本的那块反骨

2013年12月04日 19:12

美国副总统拜登对中日韩三国的访问,引起世界范围的关注。有观点认为,拜登此行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在中日之间“劝架”,防止东亚局势继续恶化。这是美国介入东亚局势的又一次举措。鉴于美国对日本的外交和国防决策拥有巨大影响力,而日本又是东亚紧张局势的始作俑者,可以说,美国对日本的态度,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东亚局势。

那么,美国究竟该如何看待其日本盟友呢?

美国在强化美日同盟的同时,不满安倍在历史问题上“开倒车”。不久前,美国会调查局发表最新报告指出,安倍及其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可能造成地区局势紧张”,“损害美国利益”。就在8月19日,美参院外委会主席还要求日本“改变当前对历史的错误认识”。在钓鱼岛问题上,美方的态度同日方的要求也有距离,对安倍的强硬立场造成了一定牵制。这些折射出美国对日政策的两重性,即结盟与遏制并行。

与日本结盟,是美国根本战略利益所需。美国借此在日本建立了其在东方最大的军事基地并保持了强大的军事存在,使日本成为其在东方的军事堡垒和战略前进基地。美国先后在亚洲发动的侵朝战争、侵越战争、阿富汗战争,都是以日本作为跳板和中继站。日本还是冷战时期美国同苏联进行对抗、后冷战时期美国对亚太“异己国家”实行遏制政策的主要帮手。日本对美国推行亚太战略以至全球战略起了无可替代的关键作用。美国对日本也竭尽了盟友的责任和义务,特别是保障了日本的安全,使之在“保护伞”下得以全力发展经济,在战后废墟上逐渐建成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发达国家。这是日本替美国战略效尽犬马之劳所获得的最大回报。

日本是一个有劣迹的国家,因此,美国在与之结盟的同时予以防范和遏制。其表现主要有三:一是防止日本翻侵略历史的旧案,重走军国主义老路。日本对其二战罪行从未认真清算与反省,以至迄今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势力仍甚嚣尘上,公然否认侵略历史,甚至把罪大恶极的甲级战犯封为“民族英雄”加以顶礼膜拜。这实际上是为日本恢复军国主义鸣锣开道。二是防止日本废止“和平宪法”,无节制地扩展军力。美国为让日本更多地分担在全球各地尤其是在亚太地区的防务负担,允许它在一定程度上修改“和平宪法”,扩大军事力量。但美国又忌于日本军力膨胀过度造成“尾大不掉”而有害于自身,不同意日本修改“和平宪法”的核心内容,即日本放弃战争权及不拥有能从事战争的军事力量的条款。这使日本在发展军力方面受到限制,未能从一个经济大国转变为军事大国。三是阻止日本发展核武器。日本根据国内外形势需要及在美国压力下,于42年前制定了“无核三原则”,即不制造、不拥有、不运进核武器。石原之流的极右翼分子从提升日本大国地位的目的出发,以所谓中国“核威胁”和朝鲜核威胁为借口,不时提出要取消“三原则”,力主日本发展和拥有核武器。由于美国坚持反对,日本历届政府不得不重申“无核三原则”,从而维持了日本的无核国地位。

美国对日本和对其他盟国不一样,对它“约法三章”,主要是由美日关系特点和日本民族本性决定的。美日在太平洋战争中是激烈拼杀的死对头,最后美国以极惨重的代价打败了日本,还在日本头上扔了两颗原子弹。而日本是一个崇尚武士道精神、有军国主义传统的强悍民族。美国担心日本一旦复活军国主义,成为一个拥有交战权和核武器的军事强国,可能首先要向它报战败和挨原子弹轰炸的“一箭之仇”,制造新的“珍珠港事件”,给美国带来更大的灾难。同时,这些“红线”反映了深受日本侵略之害的亚洲国家人民的共同要求,美国这样做有利于它占据道义高点,赢得亚洲国家的人心。

美国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出于自己的霸权。它坚持这些“红线”并不彻底,而是为了借力日本遏制当下的“战略对手”,对日本极右势力的嚣张气焰置若罔闻,使之日益坐大;允许鹰派修改“和平宪法”某些重要内容,默认甚至支持日本扩张军力等。这是极不明智的,有可能养虎遗患、害人害己。如何切实有效地遏制日本的不良发展倾向,真正维护自身和国际社会利益,值得美国深长思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尹承德)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