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无人区》尘封四年终上映 所有的苦难都值得赞誉

2013年12月03日 23:14

在方圆六百公里的无人区里孤独前行时,遇到了其他的人类,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摆在律师潘肖面前的问题。

潘肖的扮演者是徐峥。当徐峥出现在《无人区》海报上的时候,很多人看了都不免感叹一句:“哟,这是徐峥啊!”是啊,从“原定上映”到“真正上映”,这四年的时间里,徐峥通过一系列影片把他短发或光头的形象深深地刻在了观众的印象中,以至于我们都有点认不出他长发飘飘时的样子了。

《无人区》尘封四年终上映 所有的苦难都值得赞誉

预告片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徐峥长途跋涉到一个休息站,找到老板要给汽车加油,老板轻描淡写地给出了报价,是“一千五”。这段短短的对话简直解释了为什么一定要把这部电影的故事设定在无人区的原因:人越稀少、资源越匮乏的地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越接近丛林法则,道德与法律就越容易被忽视,利益就越会被单独放大。看到徐峥对油价不满,老板悠悠地再次开口,不加可以,下一个加油的地方在410公里外,你也可以去那加嘛。

影片需要一个封闭的空间,以百公里为单位的距离让它与文明社会隔绝,在这个空间内,人类有且只有一条公路可以行走,除此之外四周全是戈壁。因此,身处无人区之中,你注定不能像在大城市中过马路一样,对身边的陌生人熟视无睹、擦肩而过,任何一个人都会和你发生联系,无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猎手或是猎物。

影片中,“吃素”还是“吃肉”是一个隐喻,代表着人是怀有道德还是放下了道德。在影片的开始,徐峥表示自己滴酒不沾且坚持吃素。可是为了要回律师代理费的尾款,他破了酒戒;后面山穷水尽的窘境之中,他发现自己不得不放下架子,与绝对反派盗猎者多布杰合作时,又毫不犹豫地拿起羊腿大口啃食。哪有什么一如既往的坚守,所有的清规戒律都可以在特定环境下被现实打碎。

在《无人区》的无人区中,你能见到的活人,没一个是好人——这曾经是让这部电影被束之高阁的一个理由。

徐峥在影片上映前的采访中说,自己喜欢做电影的主人公,让自己成为一个代入者,观众可以跟着他去电影中体验。在《无人区》里,他就是这样一只小白鼠。律师潘肖业务精湛,逻辑缜密,能够通过自己的能力找到一个保护代理人利益的最佳途径,同时虚荣地渴望成为媒体的头条,但当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意外杀人之后,也下定决心毁尸灭迹,以护住自己的前程。

人不是生来就成为圣人的,无论我们表面多么善良纯洁,在我们的身后总是藏着一条恶的小尾巴,我们能控制的是在自己的道德律中去设定一个边界,将自己人性的恶留在里面。《无人区》的故事在一片人性的黑暗中发展,观影之中我甚至几度忧国忧民地担忧这部影片到底应不应该在院线上映,可是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总有一个问题绕不过去——拷问人性重不重要?

是啊,拷问人性有什么好的?我们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意外杀人,干嘛偏要把自己摆到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去受那心灵的煎熬呢?可是抉择真的离我们那么远么?

早晨上班坐地铁,好不容易捡了个座位,正玩着手机呢,余光却看到似乎上来了一个老人,我要不要抬头看一眼确认一下呢?似乎人家也没多老吧,哎呀今天真的没睡醒很累,可能他下站或下下站就下车了,地铁不像公交那样还有售票员扯着嗓子劝人让座,就算需要座位别人也会让的吧……

我们经常会做出让自己“心安”的决定,可是这些决定却未必能让我们“理得”。那条恶的小尾巴藏好了么?我们只有常回头看看才能知道。这回头看看,就是拷问人性。

《无人区》这部电影,没有剧情的那部分片头我看得格外认真。开场的龙标、各个出品方名字、空旷的景色镜头里跳出的一个个参与制作人员的名字……因为我知道,他们为了今天这一部电影的上映,等待的时间比拍摄和制作的时间要长。

我相信富有经验的电影人会在一开始就对这部电影的“风险”有所预知,可是在他们的自我拷问和自我抉择中,他们选择了“要投资”、“要拍摄”、“要参演”……而在上映前的最后一个环节,最终也有人做出了决定——这部电影要跟观众见见面。

《无人区》中的所有演员都贡献了十分杰出的表演,对于他们中很多人来说,这部电影在2009年上映还是2013年上映,对他们这四年来的生活和职业生涯会产生非常不一样的影响。可是人生总是光怪陆离,好在来者犹可追,祝这些卖力而耐心的人一切都好。(作者:刘浩睿)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