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向外国人说句中国雾霾的公道话

2013年11月20日 23:36

近年来,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日益突出,不仅在国内引发热烈讨论,在国际上也备受关注。韩国和日本媒体多次声称它们遭到了中国雾霾“入侵”,欧美媒体也频频抛出外国人因雾霾逃离北京的论调。中国雾霾是如何成为国际问题的?面对外界的质疑,我们应以什么态度应对?

韩日多次指责中国雾霾“入侵”

11月16日上午,韩国首尔一架私人直升机撞上民间公寓后坠毁,两名驾驶员丧生。经初步判断,事故系由大雾导致的低能见度所致。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报道,专家分析称,中国发生的雾霾天气增加了韩国雾气的发生频率,雾霾正上升成为影响首尔市中心直升机飞行中的危险因素。首尔大学研究大气科学的许昌会教授解释称:“由于中国发生的雾霾天气,造成微尘浓度增加,就会形成水蒸气容易附着的条件,很容易发生雾气。”韩国有人主张,应该制定应对中国雾霾天气给韩国造成雾气问题的相应对策。

当地时间2013年11月16日,韩国首尔一架直升机撞上高层公寓后坠毁,已致2人死亡。(图片来源:人民网)

当地时间2013年11月16日,韩国首尔一架直升机撞上高层公寓后坠毁,已致2人死亡。(图片来源:人民网)

这并不是邻国首次将其空气污染现象归咎于中国。今年1月,韩国韩联社就曾报道称,2012年11月底至2013年1月,韩国出现4次高浓度微尘现象。韩方专家认为微尘来自中国,其中3次是沙尘暴,经过中国工业区时与空气污染物结合,飘至韩国。

2月初,日本多家媒体称该国西北部PM2.5超标是受中国北方雾霾天气的影响。共同社报道称,日本福冈县是在地理上离中国最近的县之一,成了这次“越界污染”的“重灾区”。NHK电视台则称,九州地区的大气污染观测值有明显的上升趋势,福冈县、佐贺县的PM2.5浓度明显高于正常水平。NHK还援引日本环境省声明称,来自中国的污染物质“顺风飘到”日本的可能性“非常高”,“中国北方的天气污染尚未完全解除,日本方面需要高度警戒”。《产经新闻》旗下的ZAKZAK网站称,最严重的情况是,从中国飘到日本的大气污染物以“酸雨”的形式降落,腐蚀森林、土地和水源,成为永久污染源。2月27日,日本公布了应对中国雾霾来袭的指南。日本政府敦促居民,若从中国蔓延到日本的毒雾水平超过政府允许的限制两倍以上的话,就待在室内。

日本科研机构制作的中国大气污染对日本影响的预测图(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网)

日本科研机构制作的中国大气污染对日本影响的预测图(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网)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10月29日报道称,韩国国立环境科学研究院一名研究员表示,降雨过后,笼罩中国的雾霾会随着强劲的西北风吹向朝鲜半岛。韩国《朝鲜日报》援引韩国专家的话表示,中国华北地区的雾霾冬季随着西北风移动,最快6小时、最慢一两天就会越过海洋覆盖朝鲜半岛,虽然在经过大海的过程中有所稀释,但40%至50%依然转移到朝鲜半岛上空。“中国雾霾已经越来越成为韩国的问题,中国应该尽快想办法治理”、“中国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邻国的感受啊?这种污染物对老人和孩子真的不好”,韩国网民对中国雾霾的抱怨不少。韩联社则援引购物网站Gmarket运营商的话称,该网络商城10月24日至30日防尘口罩销量相比去年同期“增加将近6倍”,建筑工地用防尘面罩的销量同比“几乎增加4倍”。

韩媒指责中国雾霾“入侵”韩国首尔等地,口罩销量激增脱销。(图片来源:环球网)

韩媒指责中国雾霾“入侵”韩国首尔等地,口罩销量激增脱销。(图片来源:环球网)

美国污染加拿大:论证十多年才确定

面对邻国的指责,有中国气象专家11月3日向《环球时报》表示,雾霾向周边扩散,主要涉及的是气溶胶的长距离输送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没有经过科学调查,不能凭直觉得出结论。还有中国专家认为,PM2.5等颗粒物,在大气环流过程中有扩散、降解和稀释的作用,最终将溶解到云端通过降雨落下,虽然颗粒物、浮沉可以通过强度大的沙尘暴等某一种天气过程“漂洋过海”,但不会对其他国家产生很直接的影响。

日本也有研究质疑该国受中国雾霾影响的说法。据日本共同社11月14日报道,日本气象厅气象研究所的检测研究显示,日本关东、东海等地PM2.5浓度上升,鹿儿岛县樱岛火山放出的含二氧化硫火山气体要承担“部分的原因”。研究认为,即便中国雾霾天气可能对日本北部部分地区有影响,“但造成关东、东海地区污染加重的可能性较低。”日本本州东南部千叶县官员也说,当地最近PM2.5浓度加重的情况与中国的雾霾天气没有关系。

要断言中国的雾霾是否波及邻国,恐怕还需要更多证据。“美国和加拿大花费十多年时间才证明来自美国的污染物导致加拿大下酸雨。韩国现在只能先预防雾霾。”韩国环境部的一位相关人士表示。

外媒:中国雾霾“人类史上最严重”

尽管韩国和日本是否受到了中国雾霾的影响尚无定论,但近年来中国本土空气污染严重是不争的事实。不仅中国人深受其害,国际社会也给予了高度关注。韩国KBS电视台11月3日称,中国的雾霾可以称作“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大气污染”。

英国伦敦大学的环保专家安德森说,他并不认为中国的雾霾天气真的会直接严重波及韩日等国,但对于这些国家来说,雾霾天气的确会影响到他们对中国的信心。

今年1月,中国遭遇了持续多日的大范围雾霾天气。美国《纽约时报》将北京城形容为“机场里的吸烟区”。德国《明镜》周刊更直指“北京是世界上最脏的城市之一”。德国《时代》周刊也报道说:“北京人已经习惯了恶劣的空气,但没人记得以前曾经出现过这么严重的雾霾天气。一些人甚至担心‘呼吸致死’。”

美国《外交政策》去年9/10月号题为“大规模城市杀伤性武器”的文章曾指出,中国的一大问题在于它与汽车的爱恋已发展为热恋。“现在的中国就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城市中汽车数量爆炸性增长,中国正在犯美国在走向超级大国过程中犯过的错误,而且问题比当年的美国更严重。”

中国日益多发的重度污染天气让在华居住的外国人忧心忡忡。据人民网今年5月2日报道,“‘空气末日’促使外国人离开北京”这样的报道频频出现在欧美国家的媒体上,但真正因为雾霾选择离开北京甚至中国的外国人数量很难统计。在英国猎头ANTAL国际中国公司负责招聘咨询工作的普赖斯透露,有两家德国知名汽车公司的外籍律师和技术人员今年1月要求被派回国。普赖斯今年31岁,来自英国,他在北京工作一年,染上肺炎。他说最近四五个月以来,一些外国人跟雇主商议续签合同时会要求公司付给他们额外的“危险津贴”作为在北京继续工作的前提,某外企支付雇员在北京工作的危险津贴达到每年15万元人民币。

外媒的虚伪指责未尝不是警钟

中国的污染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发展阶段有关,但长期以来对环境保护重视不够也是一大原因。虽然我们曾誓言不走发达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但让老公交车司机迷路的雾霾和漂满死猪的黄浦江打了我们的脸。对于外国人的诟病,安徽省环保厅厅长缪学刚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分析称,“雾霾这种新的‘城市病’,以前我们国家没遇到过。别的国家遇到时,我们也没警醒。这是快速城市化进程中遇到的问题,也是生产、生活和消费造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同时,他也批评了外国人的“虚伪”:“中国是出口大国,很多外国人享用了清洁的产品,却把制造它们所产生的污染留在了中国。”法国“财经”网的文章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日韩一边抱怨中国空气污染影响本国空气质量,一边继续将中国当作其汽车产业的重要目标市场。

也有韩国媒体为中国的雾霾辩护。韩国《朝鲜日报》2月15日发表韩参熙的文章称:“全世界没有一家超市不卖中国制品,而廉价劳动力和宽松的环境管制,恰恰是中国制品得以在全世界保持价格竞争力的支撑因素。如果中国工人的劳动力成本提高至发达国家的水准,如果中国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及炼油企业的成品油品质标准变得苛刻,那么我们将再也无法享受到廉价的中国制品。”“值得一提的是,因宽松的环境政策而遭受直接痛苦的是中国人……正因为中国人遭受雾霾的痛苦,发达国家的人才得以在干净的空气中尽情享受廉价商品盛宴。”

的确,外国人的指责有其夸张和虚伪的一面,但无论如何,中国的雾霾天气已经不单是国内问题,加强环境保护和治理刻不容缓。一方面,不管雾霾是否波及邻国,它首先都会对中国居民的健康造成危害,也会成为中国吸引国外投资和游客的重要障碍;另一方面,避免雾霾流入他国事关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以及与邻国的关系。跨国污染治理需要国际合作,中日韩三国今年5月在环境部长会议上决定建立对话机制,为合作开了个好头。(央视网记者 王磊)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