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鼠标少年”,恐要在网络世界迷失自我!

2013年11月20日 14:24

“鼠标少年”杨辉再次取得了“胜利”——学校收回此前的决定,他11月19日得以回校上课。其代理律师说:“进校不用翻墙了。”跟上次一样,他的这一“胜利”仍要归功于网友围观。

“发帖少年”被拘微博掀起“扒粪运动”

这个少年上次“获得胜利”,是在今年9月。

今年9月12日,甘肃张家川县一男子非正常死亡,县公安局勘查后排除他杀。随后,16岁的初三学生杨辉通过QQ空间、微博,多次质疑该男子的死因,称“社会难道真的这么黑暗吗?”9月17日,张家川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将杨辉刑拘。当时适逢两高有关司法解释发布,此案被网友称为“500转刑拘第一案”。

那些日子,“发帖少年被刑拘”的消息,稳居微博热门话题排行榜的前5位。一个籍籍无名的西北小城、一名“关注社会问题”的少年,短时间内成了网民对两高司法解释表达关注的焦点中的焦点。

随后,对杨辉的刑事拘留被改为行政拘留。甘肃省公安厅给出的说法是“鉴于其系未成年以及归案后的悔罪表现”。9月22日凌晨,杨辉在被拘的第七天获释。

在杨辉被拘的同时,网上展开了一场针对当地政府的“大家来找茬”行动: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豪华气派的行政中心办公楼,被拍照者形容为“有一种走在天安门广场的神气与豪迈”;县委书记刘长江白白胖胖的那张脸,简直就是天生的罪过;刘长江手腕上的浪琴表的照片,被呈递给知名网友“花总”鉴定;他独自坐在精美会议室远端中间部署工作的模样,被形容为“威风凛凛,堪比中央领导接见外宾”……--专栏作家徐达内的描述,较完整地总结了网友的这场行动。

行动的“效果”出人意料:9月23日,张家川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白勇强被停职。据悉,1995年至2005年期间,白勇强在秦州公安分局工作期间,为了在工作中得到关照,曾以拜年等名义向上级送礼5万元。

发布停职决定的张家川县委称,白勇强被停职与原天水市公安局副局长史居平案有关,与中学生涉嫌寻衅滋事案无关。但这两件事到底有没有关系已经不重要,因为在网民的逻辑里,这是一场“围魏救赵”的胜利:白勇强行贿的线索是网友扒出的,围观让发帖少年杨辉获得了“胜利”。

也正是基于一系列戏剧化的元素,杨辉开始被贴上“英雄”、“希望之星”的标签。获释当天,少年V字手势无码照片在微博热传,恰如其分地迎合了网民为胜利欢呼的氛围。

发帖少年杨辉

退学风波:“少年英雄”再次“获胜”

因为一场“胜利”,中学生杨辉的形象在网友心目中定格为“V字少年”。不过,这样的定格仅仅持续了不到两个月。

11月18日中午,@游飞翥发微博称:“今晨,杨辉就读的学校以各方面压力太大为由,禁止鼠标少年进入教室,望各界关注帮助。”@游飞翥的微博认证信息为“重庆者羽律师事务所律师”。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杨辉的代理律师。此微博发布后,迅速引发媒体账号和商业网站转发。

发帖少年杨辉

@游飞翥的微博中附有一张照片:醒目的校名牌匾、紧闭的校门、空旷的操场以及晨光映照的教学楼,让校门外这个穿着整洁校服、身背双肩包、深深低头的身影,显得更加孤独和突兀。是的,单从照片看,这无疑是一个无助、无辜的少年。这张微博配图,形成了网民对杨辉的“第二印象”,覆盖了他原来的“V字少年”形象。

“退学”微博发布之后不久,甘肃省教育厅在官方微博中明确表态:“已责成天水市教育局立即核查。接受义务教育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和责任,学校的根本任务就是教书育人,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杨辉的“被离校”为何能迅速引发轩然大波?除了“鼠标少年”的特殊身份,还源于其“乘胜追击”的一系列举动。

11月10日,少年杨辉连发几条微博,称自己9月17日在张家川公安局曾遭警察殴打。11月12日,天水市检察院回应,该院渎检处人员已经前往张家川调查。杨辉的父亲杨牛胡表示,他们坚持认为孩子发帖无罪:“孩子关了7天,我们只要赔7块钱,并要求赔礼道歉。”

有了这些背景,杨辉“取得第二次胜利”已无悬念。

11月19日清晨,@中学生杨辉发布微博:“今天我将继续到育生中学上学,昨日离校与育生中学领导无关,感谢育生中学校领导以及班主任老师对我的关心,在校期间深感校领导对学生学习的关注以及教学方式的先进,希望媒体、教育部门对这样高度负责任的学校领导给予正面支持。再次感谢媒体、全国网友的支持与声援。”

此微博一出,网友和律师们在第一时间给@游飞翥发去“贺电”。网友@许丹说:“律师@游飞翥两次赴张家川,第一次是把杨同学从看守所救出来,第二次是把这孩子从马路上送回课堂里。”这段话以两个动态竖起的大拇指作结尾。截至19日晚,被赞者@游飞翥两次转评这条微博。

显然,在很多“公知”眼中,顶住当地政府和学校的压力,为一个学生争回接受教育的正当权利,着实是一件令人振奋和给人以成就感的事。

19日清晨,@游飞翥以转发相关微博的形式通报了“今晨返校”的最新情况。“BBC中文头条:甘肃发微博被拘少年杨辉遭退学”是他转发的微博内容,配图是BBC中文网的首页截屏,醒目的头条下的大图,正是校门外那个深深低头的少年。

发帖少年杨辉

另一版本的退学风波“另一拨网友”眼中的少年

一部分网民为杨辉的“第二次胜利”欢呼点赞,同时也有人开始从另一个角度观察此事。比如,科学松鼠会的@奥卡姆剃刀注意到了@甘肃省教育厅发布的调查结果:杨辉在育生一中就读本来就不符合规定,学校开除他并不全是因为“压力”。这一调查,由《天水日报》记者完成。

据《天水日报》19日刊发的报道,2013年10月29日,育生中学的杨副校长受其表弟之托,在没请示校长、无借读手续的情况下,擅自作主、私开证明,将初三学生杨辉从张家川镇中学接收到秦州区育生中学借读。

此后,因杨辉发帖称其在被拘期间曾遭殴打,天水市检察机关在11月8日对张家川县公安局立案调查,并对杨辉进行核实问讯。11月16日、17日,天水市公安机关对杨辉涉嫌一起故意伤害案件进行问询调查。依照保护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要求,以上调查均在其班主任老师和家长的监护下进行。

上述情况,让擅自安排杨辉借读的杨副校长深感紧张。加之杨辉家长迟迟不能提供其承诺的“工作调动证明”,杨副校长又私下和其家长联系,让杨辉尽快回原校就读,以图掩盖其私自安排借读生的行为。杨父同意,并出具了为杨副校长推责的书面说明:“现杨某离开育生中学,与育生中学没有任何关系。”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才发生了网传杨辉18日早上离开学校的一幕。

在这之前,少年杨辉在得到声援的同时,也在逐渐失去一部分舆论支持,他微博的腔调被越来越多的网友质疑像一个“伪公知”。

“七点之前不接电话,私信我会回的,望谅解。待会儿腾讯约茶微访谈,我和我的律师将会参加。”有人觉得,@中学生杨辉的微博并非其本人在运作。杨辉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对此予以否认。对于网友质疑的“用手机所发的微博为何带有‘北京’标签”,他给出的解释是:“可能是由于自己的手机和手机卡号都是在北京购买的,才造成了这个现象。”

其实,不论网友是否相信这样的解释,对于初中生杨辉来说,都并不那么重要。毕竟,微博并不是他的主业。正如博联社总裁马晓霖苦口婆心的规劝:“这个叫杨辉的小同学,我真诚地建议你关闭博客安心学习,你已被媒体和网络消费得很多了,再到微博里消费自己?你的主业是安心读书、学习,为今后独立生活和赡养父母做准备。”

然而,杨辉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长者的规劝。外界细心观察还能发现,他也没有做到自己曾经表态的那样。9月24日,刚刚摆脱囹圄的杨辉曾在微博中表示:“今天正式回归到初三的学习生活中!各位网友的话我一定会铭记在心!谢谢社会各界对我的关心!”

此后的事实证明,他并没有“回归到初三的学习”,反而在微博上愈加活跃,也因此被网友“揪出把柄”。当曾经偷窃摩托车和打伤同学等往事被一点点扒出后,杨辉在微博回应:“拿我N年以前的帖子说事儿,您不觉得丢人吗?您也真够有心情的,问问自己的良心行吗?黑我可以,有本事您拿我现在的事儿来黑我。”“作为一个青少年,我的思想肯定没有大人的思想成熟,也会做错事,但你们却一直拿着往事来攻击我,丢不丢人啊?”

微博上的多次转评争辩,透露着少年特有的急不可耐。只是,少年不知,这些被他视作仇敌来“黑”他的网友,很可能正是当初为他呐喊的那拨人。

一向“快意恩仇”的中国网友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对弱者有着用不完的同情心;二是眼睛里容不下半粒沙子。这种“快意恩仇”铸就了无比锋利的舆论双刃剑,剑的双锋是一个极端和另一个极端。刚刚平息的夏俊峰事件就是典型的例子——那些曾经跪求“刀下留人”的网友、那些曾经热捧其子夏健强画作的人们,在夏俊峰之妻“认错”丈夫之后,在夏健强被曝涉嫌抄袭几米作品之后,顿时感觉被欺骗了,于是乎各种口诛笔伐向张晶母子袭来,原来的同情笔调瞬间转变为“赶尽杀绝”。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互联网和舆论较之于水,更甚。

回到原点,回归少年

就杨辉案而言,当地政府至少犯了三个错误:一是处理方式不当,信息公开不够及时透明;二是没充分考虑到未成年人案件的特殊性,直接采用了刑拘这种最严厉的手段;三是打铁自身不够硬,执法人员本身存在的问题,成为本案最大的拖累和败笔。

正如@新京报所言:发帖少年是否遭殴打?检方应依法调阅全程审讯录像,从技术上鉴定是否经过剪辑变更,以公正作结。此案社会影响巨大,有必要公开录像的关键环节,在刑拘与行拘合法性争议之外,回到事实原点。

如今,初中生杨辉回到了课堂,可喜;但他又一次如此高调,可忧。“英雄”、“中国希望”,这个在16岁就“获此殊荣”的少年,短时间内一再成为网络名人,他是否真的还能回归?19日上午,也就是杨辉回归课堂的当日,他的代理律师@游飞翥发布微博称:“如此折腾是为何?”配图是杨辉拿着智能手机刷某个社交媒体的侧影。

发帖少年杨辉

当初,杨辉被释放后,为其摇旗呐喊的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曾在博客中写道;“人放了,就好,我的目标向来很低。况且,杨辉与杨辉案得区分对待,对杨辉不必过度抬高,他还只是个孩子,出来就好,安心学习吧,今后应谨言慎行。”

作为法律专家,徐昕应该也清楚,从轻处理杨辉案,并不表示杨辉没有过错。毕竟,最初的案件中,杨辉的确造谣了。他自己也承认,“杀人案”、“警察打人”之类的说法是他的道听途说,并无根据。

然而,并不是每一位摇旗呐喊者,都会为一个少年的成长去考虑。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出自陶渊明《归去来兮》的句子,对于现在的杨辉再合适不过。

杨辉,不如归去!愿你和当地公安的纠纷结束后,能真正地回归学习和生活,健康地成长。

(作者:关开亮 龚瑛)

微信二维码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