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牺牲幸福换“成功”是疯子行为

2013年11月16日 00:09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对朋友和家人,尤其是孩子的首要期望是:幸福。那么,我们为什么总是优先追求其他目标——收入、财富、职业和经济发展,而忽略了这个根本理想?无论作为个人还是国家,我们为什么不去做那些经证明可以增进幸福的事情?

我们很少从国家的角度思考幸福,但也有例外。发布于1776年7月4日的美国《独立宣言》称,这个新国家的公民将享有一系列“不可让与的权利”,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段话很有名。

《宣言》同时指出,政府应为人民追求幸福服务:“政府所依据的原则和组织其权力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有可能使他们获得安全和幸福。”

在随后的237年中,很多国家偏离了这个美好的想法,不再以追求幸福为宗旨,而是把“发展经济”以及提高收入和消费水平作为终极目标。

这些国家认为,物质财富的增长会逐步使幸福惠及人民。在民主选举的角逐中,很多人相信低税收、小政府就能带来幸福。

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近年来,学者对于什么能让人幸福有了不少研究成果。《2013全球幸福指数报告》显示,榜单上156个国家(地区)在幸福程度上的不同大致可由6个关键因素解释。

当然,经济增长和收入状况是一个关键因素——最不幸福的国家往往极端贫困——但影响生活幸福感和成就感的因素远不止于此。最幸福的国家的确很富有,但并非所有富国都是幸福的。排名前10的依次是丹麦、挪威、瑞士、荷兰、瑞典、加拿大、芬兰、奥地利、冰岛和澳大利亚——第10名是有着“幸运之国”称号的澳大利亚可以想象的最差名次。(中国大陆列第93位——译者注)

可是,人一旦在经济上有了一定保障,更多的钱便不能买到更多幸福了。澳大利亚一项为期12年的研究发现,只要一个家庭的年收入达到全国平均水平10万澳元(约合56.8万元人民币),那么更多的收入就无法增加幸福感了。事实上,人们一方面欲壑难填,另一方面又不安地维护着既得利益,这样更难感到幸福。

澳大利亚人应当更加重视其他因素:改善精神和身体健康;在困难时有所依靠;思考腐败问题;倡导慷慨之风;自由选择生活方式。我们在GDP和反腐败方面表现得不错,但可以在其他问题上做得更好。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反对经济发展:人们幸福了就会更健康,从而有利于生产效率的提高。

我斗胆指出,慷慨而互助的社区以及好的政策,都与高税收有联系。最幸福的10个国家中有5个位居10大高税收国家之列,它们的税收占GDP的平均比重达到40%。这些国家的人民似乎并不介意缴纳最高超过50%的个人所得税,只要他们认为这对公众有益。

高税收既不是必须的,也不是幸福的保证——津巴布韦的税率全球最高——但很多能够增进幸福的政策确实需要钱。

也可以有例外,那就得培养一种崇尚慷慨的文化,可是在当前强调竞争的经济模式下,社会的慷慨程度大打折扣。政府可以激发人们的慷慨精神,也可以反之,但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所有人的努力。

政策对其他方面的因素有巨大影响。《报告》中的一个章节是英国前内阁秘书长、公共服务负责人格斯·奥唐奈尔写的,重点论述医疗、教育和交通问题。简单的政策,如增加绿地和植树,可以大大提升居民的幸福感;复杂的政策,如改革交通、教育和医疗体系,应当把增进居民福祉作为首要目标。

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政策是,要保证身体和精神上的疾病都获得医治。“精神病是导致不幸福的最重要原因,但在很大程度上被决策者忽略了。”《报告》指出。澳大利亚同样如此,需要增加财政投入提升精神卫生服务水平。

如果社区有强大的凝聚力,居民就有所依靠。北欧国家及荷兰的居民之所以幸福,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们推行了增加社区凝聚力的政策。50年前,丹麦建筑师古德曼·霍耶首创“合作居住”模式,探索“居民互助的生活环境”。今天,丹麦10%的新建房产是“合作居住”模式——一种私人家庭与公共设施相结合的社区。

英国的“合作居住”社区(来源:buzz.bournemouth.ac.uk)

英国的“合作居住”社区(来源:buzz.bournemouth.ac.uk)

在“合作居住”社区,幼儿和老人能得到照料,不必被送到保育中心或老年公寓。不管你需要什么,从电灯泡到闲聊,乃至找人照看孩子,你都能依靠邻居。这种便利很有价值。帮助他人,同时也向他人求助,可以带来极大的幸福感。这需要好的政策支持。

怎样自由选择生活方式?一句话,有机会才行。这要靠教育。澳大利亚政府必须加大对公立学校的投资,这样人们才能公平地接受优质教育。同样地,最幸福的国家都以一流的公共教育闻名于世。

用当代政治的狭隘眼光看,将追求幸福作为指导性的政策目标也许略显激进,特别是这可能导致增税。但人们对政府的服务越来越不满,因此必须进行变革。《报告》的作者之一杰弗里·萨克斯说得很对:“当前,世界各国人民普遍要求政策能反映对他们真正重要的东西,增进他们所认可的福祉。”

美国的建国先驱知道,对幸福的追求至关重要。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我们在追逐物质的激烈竞争中,常常把它忘到九霄云外。

我们特别擅长追求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甚至把这当成了最终目的,却忽略了生活质量还有非物质的一面。这真悲哀!(来源:悉尼先驱晨报 作者:约翰·沃森 编译:王磊)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