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新加坡:避税天堂还是廉正堡垒?

2013年11月08日 19:43

新加坡越来越受洗钱者和逃税者欢迎。但是,当前它面临着改革的困境:新加坡是否能够同时成为财富追求者的天堂与廉正的堡垒?德国《明镜》周刊11月2日进行了分析。

近日,雾霾笼罩着新加坡金融区。当地的评论家们称,雾霾就象征着金融区附近肮脏的商业模式。新加坡的经济依赖于全球贸易,尤其是亚洲经济的崛起以及全世界富人的支持,这些富人将新加坡作为他们财富的储藏地。

现在,新加坡面临着一个微妙的难题:最近一些新兴经济体,比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显示出了危机的信号。而新加坡面临着来自欧美国家越来越大的压力:不要利用避税港为自己在竞争中创造不平等优势。

在这个经济持续增长、几乎没有失业的国家中,批评的声音越来越多。新加坡经济保持了数年的稳定增长,这都得益于全球的大公司为了付更少的税而选择将新加坡作为寻求商机的平台。

近些年,新加坡的变化是惊人的。有些地方几年前还是一片空地,如今已是高楼林立。新加坡计划在2030年引入大量移民以阻止国家老龄化的脚步。新加坡甚至还计划填海造城来吸纳更多人口。

新加坡的一切都围绕着增长和消费。当雾霾到来时,太多人因在亚马逊上订购过滤式口罩而导致网站瘫痪。“这显示了新加坡的潜在购买力有多强大。”新加坡大华银行集团首席经济师许洲德说。

金融危机后,许多投资者开始将目光转向亚洲。“我们受益于安全和平稳。新加坡拥有全球最稳定的金融系统。”新加坡最大银行星展银行首席风险官阿尔伯特说。

当欧美国当局开始追捕逃税者、并对瑞士银行开刀时,许多富豪开始将财产转移到新加坡。每当向新加坡的银行家们问起有关这些非法资金之时,他们的回答都非常一致,“我们不会要那样的钱,我们对那些钱没兴趣。”但国际新闻记者调查联盟今年4月所揭露的13万个离岸账户细节却使得新加坡陷入困境。这份报告箭头直指新加坡,或者更具体地说,直指淡马锡大道。

“财富之泉”是世界上最大的喷泉,它坐落于淡马锡大道上,被五座建筑包围着,那就是新达塔。保得利信誉通集团的总部就位于此。这个公司是真正的虚拟财富之源,它建立信托公司并转移资产来避税。

保得利信誉通集团主席兼创始人张国光驳回了记者们对公司帮助逃税者洗钱的指控。今年春天,张国光宣称保得利信誉通集团的行为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坚决抵制洗钱和逃税行为,并且公司不会与有涉嫌该行为的人有商业往来。之后,他一直保持沉默。

现在,新加坡政府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正采取更积极的行动来改善国家的不良形象。“开通信托账户本质上并没有什么错。”当被问及有关保得利信誉通公司的事情时,MAS总经理孟文能说。他说,截至目前,已流出的离岸数据没有显示出该公司有任何的不当行为,“我们的反洗钱法规同样适用于信托公司和银行。”

2009年,新加坡针对税收问题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信息互换标准上签字。从该年1月起,故意逃税和税收诈骗也被定义为洗钱。2011年10月,MAS令所有银行确认现有客户是否都符合未来新标准。最重要的是,新加坡即将签订政府间协议,这将促进新加坡金融机构遵守美国《海外账户纳税法案》。《海外账户纳税法案》将要求新加坡的银行将美国公民的相关信息自动传送给美国当局。

但这项严格的新法规只适用于国家征收的税款。新加坡既没有继承税也没有资产所得税。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人想逃税,可以将其遗产从德国转移到新加坡,这样就不会受到法律惩罚。

新加坡维护着他们的系统。新加坡财务部税收政策负责人Yah Fang Chiam说:“我们不是避税天堂。我们有着较有竞争力的税率,是因为我们想要促进创业,我们想要吸引投资并发展我们的经济。”

确实,新加坡有着几乎全世界最低的税率。最高税率仅为20%,企业支付的最高税率为17%,但也有不少例外。

肯尼斯·惹耶勒南是经济学家以及反对派改革党秘书长。他说:“新加坡是个避税天堂,腐败的系统如寄生虫一般围绕着它。”一名在新加坡的德国检察官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说,周边国家有大量的可疑资金都存放在新加坡。

惹耶勒南说,新加坡的问题在于,没有足够的议会审查和对反腐法律实施情况的监控。“在新加坡,良好的人际关系在商业和政治上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加坡的政府和经济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其实几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和许多公司都在一些强大的家族企业的掌控下。

惹耶勒南说,新加坡的政治和经济领导层就像是一个封闭的系统。总理李显龙是新加坡第一大主权财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他的夫人何晶掌管着新加坡第二大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公司,而淡马锡公司正是星展银行最大股东。

新加坡政客们不仅仅与主权财富基金和国内银行有着密切关系。前些日子,德意志银行联席首席执行官安舒·简恩和于尔根·费琛在新加坡召开董事会议,他们想利用这个机会与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建立良好关系。德意志银行在新加坡雇佣超过2100名员工,据透露,德意志银行已利用其在新加坡的业务避税建立了超过300家信托公司和基金会。而陈庆炎在当选总统之前,也曾是德意志银行亚太区顾问委员会成员。

由于新家坡是中印贸易之间的港口,它试图抓住更多生意,从石油到天然气再到金子。就在德意志银行董事与陈庆炎会面前,法兰克福的银行家们就在新加坡的免税港口租赁了一块地方用以存放200吨的黄金。最近,贵金属价钱下跌,中国和印度富商们对此十分感兴趣。去年,为在贵金属方面吸引更大的贸易份额,新加坡政府免除了贵金属商品及服务税。

据德国邮政银行预测,未来五年中,全球大部分的跨境投资都将发生在亚洲,届时,亚洲地区将积累近1.4万亿美元的新财富。新加坡将尤其受益。据估计,2017年之前,新加坡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离岸中心。

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和滨海湾赌场恰到好处地描绘了新加坡的梦想。滨海湾金沙酒店由三座摩天大楼组成,上面架着一个比铁达尼号还要大的船型建筑。滨海湾赌场中,各种赌博机上均贴着大大的“理性博彩”字样,这似乎正隐现着这个国家的矛盾性:它既想成为追求财富者的天堂,又想成为廉正的堡垒。(作者:马丁·海塞 编译:裴彤)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