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一个艰难的征程:亚洲逆势打造“福利国”

2013年11月04日 21:30

美国《时代》周刊11月4日刊文分析,西方一些福利国家多少都遇到了些福利政策上的问题。在当今的华盛顿,白宫和国会正因为医保等关键福利项目而讨价还价。医保可谓美国中产阶级生活的关键因素,但是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国家债务的增长,现有医保制度在资金方面已难以维持。对于贪婪的“茶党”来说,大规模的社会开支等同于浪费和对政府的入侵。现在预算纷争已见分晓,美国社会的福利政策改革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而欧洲的情况更糟。债务缠身的国家,如西班牙、希腊,不得不缩减他们的福利,以控制债务、减少赤字。那么,福利国家还有未来吗?

答案是肯定的,福利国家的未来在亚洲。讽刺的是,当西方国家纷纷退出福利国家的行列时,亚洲正开始打造“福利国”。印度尼西亚计划推出一项全国医保方案,使全国2.4亿人口都享受福利。韩国总统朴槿惠也承诺提供大学学费补助、为癌症和其他严重疾病患者提供免费治疗、推广养老金系统等方案。就连一向吝啬发放福利的新加坡,也无法抗拒这一潮流。在2013年的预算中,新加坡政府扩大了国家医保项目的开支,并增加了对低收入家庭的资金补贴。

这种趋势是亚洲传统经济政策的逆转。当西方国家通过资助社保系统打造出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时候,亚洲各国的政府则更倾向于依靠强有力的家庭关系对抗社会压力。这些国家的福利开支一般针对那些最为弱势的群体,而其他需要帮助的人群,比如失业人群、病人、老人则更多地依靠家庭,而不是纳税人。这一策略是该地区经济增速惊人的关键要素之一。这种做法避免了沉重的福利开支增加国家的负担,同时空余的资源可以自由投入到教育、基础设施建设等用于支撑迅速发展的领域。

现在,亚洲国家的态度在改变。在一些地方,建设更好的社会保障系统成为经济发展的要素。比如中国,就正在努力修复不完善的医保和养老系统,并倡导习惯储蓄的中国家庭将更多收入用于消费,使经济发展变得更加可持续。随着人口的老龄化,东亚各国的唯一选择就是给予老人更多关爱。政治家们也对收入差距加大带来的不满和中产阶级对更实质性社会服务的要求有所反应。

这些因素致使政府重新考虑福利项目。新加坡政治家曾一直担心政府救助可能会滋生懒惰,但当地的人口结构导致这一想法发生改变。新加坡财政部长尚达曼在2月的一次演讲中曾表示,“虽然整体的医疗支出将会上涨,但我们希望看到新加坡公民自付医疗费用份额的降低,由政府承担更多的份额。”作为该地区较为发达的国家,新加坡政府扮演了适当的政府角色,同时也承担了现代社会应有的帮助弱者的责任。

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就职演说中曾承诺,“将每一位公民的幸福作为国家的动力,开创一个充满希望的新时代”。她说,韩国需要的是“经济民主化”,让韩国新增的财富遍布社会的方方面面,“没有人需要担心生活的基本要求无法得以满足”。

但是资金上的现状无法满足这样的崇高理想。由于预算紧张,朴槿惠在上台后的几个月内不得不放弃她的福利承诺。她的养老金计划不得不相应缩减,而高等教育补贴计划也只得延期。朴槿惠对她的内阁说,根据政府的财政现状,“这是不可避免的”。这也是正在追寻福利国家脚步的亚洲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在西方福利国家因财政负担纷纷减少福利的同时,亚洲应当如何建立福利国家?(作者:迈克尔·斯库曼 编译:邹娴)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