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暴力冲突,在医生与农民之间

2013年10月28日 13:29

事发时广医二院方熊旭明主任被殴打致伤的现场。

事发时广医二院方熊旭明主任被殴打致伤的现场。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又“发飙”了:“这是犯罪!首先是人身伤害罪,其次是扰乱公共秩序。”“假设医生们当时还手了,也不会改变事件性质!”

几天前,他的学生、他眼中的“好医生”——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ICU主任熊旭明在医院被患者家属殴打,伤势严重,眼睛视力严重下降,玻璃体浑浊,胸腔左侧的第八根肋骨骨折,脾包膜下出血,肾损伤,出现血尿。

钟南山“发飙”,针对的就是此事。

医闹愈演愈烈

21日中午,一名自称是患者家属的网友@野蛮瀦瀦发微博称:“我奶奶过世,主治医生临死前不通知我们见死者最后一面。死了都没通知我们家属。询问期间,还出手打人。”

随后,广东省人民医院医生李辉通过微博提供了事件的另一个版本:“广医二院发生严重的医闹事件,有多名医护人员被暴徒打伤,其中ICU主任眼睛被打伤,缝了数针,肾也被打伤,导致血尿,还出现了脾脏破裂的迹象。”

这条微博附上了现场照片,其中一张显示,五六名患者家属将一名医护人员逼到了墙角;另一张则显示,一名医生左眼红肿,眼袋开裂,鼻孔大量流血,眼镜片碎裂,所穿白大褂血迹斑斑。

@野蛮瀦瀦的微博在事件发酵后不再更新,并在不久后删光了全部内容。

据广医二院方面介绍,事发当日早上,79岁的患者龚月欢被送进ICU病房。其间,医生多次致电家属,告知病危,也向陆续赶来的家属交代了病情。9时34分,熊旭明及两名年轻医生告诉家属,患者因抢救无效死亡。十多名家属情绪激动地问医生为什么不让他们进去做临终告别,继而要求将遗体带回家自行处理。

熊旭明解释说,患者一直处于抢救状态,根本无法预料是否会死亡,更不可能提前告知准确的死亡时间,且ICU病房是不准家属入内的。此外,他还解释说,根据国家规定,遗体必须从ICU病房直接送往太平间。

暴力事件就在这番对话之后发生,七八名家属将3名医生逼到了休息室,其中的一名男性突然抱住熊旭明,另外两三名家属随即对其进行殴打。

殴打持续了几分钟,警察和保安赶来后才将场面控制住。事后,部分参与冲突的家属被民警带走,其余家属依旧阻止医院将患者遗体运往太平间。直到傍晚6时左右,家属才同意转运遗体。此时,遗体在ICU病房已停留了约7个小时。

有媒体报道称,在这一事件的整个过程中,医生的抢救工作没有任何问题,更没有动手打人。

舆论趋于理性

在这起再平凡不过的医患纠纷中,舆论破天荒地倾向于医生而非病人一方。一直容易被同情的“弱势群体”,这一次饱受网友的质疑。

@野蛮瀦瀦发微博称是医生出手打人在先,还发出照片证明她的姑父、父亲和弟弟均在冲突中受伤。其所发的照片遭到网友猛批:“与医生受到的伤害比起来弱爆了。”

或因为警方的介入,或迫于舆论压力,殴打医生的家属代表事发后来到该院道歉,承认当时的确“冲动了点”,表示“我们什么都不懂……我们是农民……请不要把事件搞大”。但他们并未去病房探望被打医生。

@穿马甲的小破孩儿在微博中称,如果社会舆论没有理性约束,一味沉浸在所谓“弱势群体”的被害妄想症中,坚持用绝对对立的思维来解读现实的痛苦,那么,人们只能一起在痛苦中绝望沉沦。

医患关系和谐不能只靠“良心”

“世界上有三样东西对人类最重要,FAITH(信任),HOPE(希望)和LOVE(爱)。在我看来,能对《圣经》中这段描述作最好诠释的,就是一头连着医生、一头连着患者的医院。”

基于这个信念,当年因《蜗居》走红的作家六六,分别以患者和医生的身份“卧底”上海大医院,而“卧底”的成果就是小说《心术》的诞生。之后,《心术》被改编成电视剧,在全国热播。剧中展现出的医生、患者、家属三方关系,一定不是黑白分明的二元对立。

但艺术终究高于生活,戏剧和现实间隔着的不仅仅是一块电视屏幕。

在我国,很多患者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将去医疗机构就医等同于消费行为,其潜意识中的逻辑就是:我花了钱,付了医药费,就一定要治好病。

患者会进行类比:同样的手术,为什么别人做成功了而我没有做成功?为什么我听从医生的建议做了手术(或者保守治疗),情况反而越来越差?是不是医生的判断出了问题?

患者往往是在生命最脆弱的时候去寻医的,因而医生每天面临的几乎都是最脆弱的患者。每个患者都希望自己获得特殊对待,很多人因而热衷于花高价见名医;而有的人则因为高昂的医疗费而不得不砸锅卖铁。病患众多、医疗分级制度尚未形成的当下,加上部分医生医德败坏只谋私利,让医患关系更加紧张。同时,一些患者家属“聘请”医闹,把亲人的不幸当作获取赔偿的筹码,更为悲壮的医患关系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这个难题,《心术》剧中倡导的是发扬传统道德情怀——“仁心仁爱仁术”,医者有良心,患者共体谅。但这仿佛又充满了理想主义情怀。

我们不妨想象一个非常完善的医保制度:药品能由病患自己选择,医疗费用透明化,医生只有处方权而没有推销权,国家提高问诊医生的待遇,药物因流通渠道畅通而价格低廉……那么,我们或许就能从医生和病患的直接对抗中走出来,就不会再把原本属于制度的问题,直接推到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上去。

如果这一想象不能成为实现,类似的悲剧可能就无法避免。

发生在广州的医患暴力事件尚未远离人们的视线,又一起悲剧在浙江温岭发生——25日上午8时27分,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3名医生在为病人看病的过程中,被1名持刀男子捅伤。截至目前,被捅伤的一名医生经抢救无效身亡,另两名仍在抢救之中。

他们不是第一个被患者及家属暴力对待的医生,很可能也不是最后一个。

扫一扫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