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评论频道 > 国内

一起难求真相的幼女性侵事件

发布时间: 2013年10月24日 19: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一条已经渐渐淡出民众视野,几近被人遗忘的社会新闻,终因当事记者@新闻几加几的楠在微博上发布一篇记者手记而尘埃落定,抑或,更加扑朔迷离。在这篇题为《不能说的“秘密”——12岁幼女生子事件的意外走向》的手记中,受害人承认她撒谎了,她并没有遭遇老师性侵。

  今年7月,有媒体曝出湖南祁阳县12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思思(化名)被性侵后生下一名女婴。

  思思指称,从去年6月起,三名小学老师曾先后多次对她实施强奸,但这被涉事人和学校矢口否认。后经DNA鉴定认为,一名74岁的老人才是事件的元凶,如今已被判罪并处以12年徒刑。

  几个月来,虽然警方已宣布结案,但当地各方仍为此焦灼不安,孩子的父亲是谁依旧存有争议。

  “老师强奸我”

  李春生和王小英发觉12岁的女儿思思肚子越来越大,夫妻俩以为是长了瘤子,就带她到医院做检查。

  经初步检查,医生排除了肿瘤的可能性。但据B超结果显示,思思怀孕了,腹中胎儿已5个多月。

  盛怒之下的李春生狠揍了女儿。几天后,夫妻俩带思思去计生服务站引产,工作人员怀疑幼女怀孕有隐情,便报了警。

  祁阳县公安局提供的案情通报中这样表述:受害人在其父母陪同下到祁阳县计生服务站,经查系怀孕。值班医生谭某得知其只有12岁,自称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后,立即向我局110报警。

  但李春生、王小英及思思本人均否认当时对谭说过“被村里一个老头强奸”,对这句话写进警方通报,他们认为是“构陷”。

  思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次被强奸发生在2012年6月。当时读五年级的她去学校上学,“学校没什么人,汤某(该校老师)在门口,他拉我到他的办公室。”据思思描述,老师当天可能喝了酒。“是76班的语文老师,没有教过我。”在办公室里,汤某给了她一杯水,“就像淘米水一样,一次性杯子装的”,喝完之后,她就慢慢失去知觉,直到快中午才醒来。

  回想这一段,思思说她虽然昏迷,但下意识“有感觉”,“我能感觉到他对我做的事情,他强奸我。”

  从6月到7月,思思说汤某曾和她“有过十多次”。除汤某外,思思说,还有另外两个老师也强奸过她,“一个是74班的语文老师唐某,一个是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很胖,只知道姓王。”据她的描述,这两名老师的侵犯发生在9月,她刚上六年级。

  74岁的“案犯”

  然而思思及其家人的上述指控,祁阳县公安局和梅溪镇中心小学校方均认为与事实不符、缺乏证据而难以成立。

  祁阳县公安局在通报中称,县计生服务站向110报案后,公安局当天派出两组警力,一组对思思本人进行询问,另一组迅速赶往梅溪镇调查取证。

  思思称是被学校一个汤姓老师强奸,但警方称经查询该校并无此人。在民警做了思想工作后,她表示,腹中的胎儿是梅溪镇中荷村一个单身老人强奸所致。

  得知这一线索后,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唐冬云抓获归案。经审讯,唐交代了自2012年8月份以来先后强奸受害人10余次、并每次给5-10元钱的犯罪事实。

  唐冬云被抓获后,思思反映其还与梅溪小学三个老师发生过关系:一个是76班的数学老师汤老师,一个是74班的语文老师,一个是72班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曾老师。

  民警通过实地调查,认为无证据证实受害人及其家属反映的情况属实。

  今年2月,警方抽取思思的羊水样本进行DNA鉴定,结果显示,思思腹中孩子的生父是那名74岁的老汉。同时,因为思思指证“混乱”,三位教师涉嫌性侵的核心证据不足,公安没有立案。不过,DNA鉴定的样本对象中没有思思指出的汤老师,因为当时他有事去了深圳。所指认的另一个老师因为家住农村,谁也不知道他住哪里,联系不上。也没有参与DNA鉴定。

  对这份DNA鉴定结果,李春生表示无法接受。“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几个老师都逃避检查?”在他看来,这次鉴定意图明显,“那个老头连走路都不方便,怎么可能强奸我女儿?就是拿一个老头当替罪羊。”

  李春生对记者说,女儿报案后曾被警方带回学校指认强奸地点,“校长让我女儿作假证,还威胁她,让她就说是那个老头。”但梅溪镇中心小学采访校长付奇峰对此予以否认。

  4月18日,祁阳县人民法院判处唐冬云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据介绍,对一审判决,唐冬云没有提出上诉。

  李春生决定让思思把孩子生下来“留作罪证”。为了避开“规劝堕胎”的政府人员,坚持“讨要真相”的他,带着女儿东躲西藏,甚至去临山的地方“苦捱”了四个月。据李春生透露,为了劝思思放弃生产,有关方面曾提出给他家三个“低保”指标,但他还是拒绝了。

  女婴生下后,李春生多次上访,警方通报中称其“在没有其他证据下状告学校三名老师性侵,并且要求对所生小孩重新做鉴定”。

  7月2日,李春生收到警方送来的一张结案证明,“他们说案子已经结了,孩子就是唐冬云的。”李春生没有签字,并愤怒地拦了对方的车。

  7月5日,李春生收到祁阳县法院传票,他因在网上发帖,被汤某、唐某以涉嫌“名誉侵权”告上法庭,8月5日开庭。

  思思才是“罪犯”?

  但在周围人眼中,思思才是“罪犯”。一位梅溪镇村民直言不讳地说:“这个小女孩是个罪犯,不是强奸。她是(跟老头)合奸,一点都不可怜,她诬赖很多好人。”

  记有她被性侵的时间、地点和人物的日记内容,有时会出现“记录错位”。也就是说,可作为“证据”参考的受害人日记,有着不同的“版本”。思思还有一个玩具袋,里面有象棋、计算器、电子表以及一块貌似玉石的绿佛项链,她说是几位老师“完事”后送的礼物。

  10月23日,参与报道的记者@新闻几加几的楠在微博发出一篇记者手记,里面写道思思承认了是自己编造谎言诬陷老师。“汤老师因为我一学期没交钱,让我离开学校,我恨他。”“说和老头不好意思,说老师才好玩儿反正有人信。”“象棋、计算器都是我自己买的。”……

  对此,@土豪不要走评论道:“58岁的老教师被诬告强奸女学生,差两年就退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实在无法想象被诬告的老师们是怎么捱过那些招学生、家长、同事白眼的日子。想想就觉得心里硌的难受……这也是为什么我不遗余力的吐槽公知的原因……每一个你觉得无所谓的谣言背后总有受害者在承受你不知道的伤害……”

  至此,这件非典型的案件似乎终于划上了句号,但事件仍有疑点,汤老师曾声称他不认识思思,又怎么会“让她离开学校”?

  “我无从判断她说的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从22年前起就在一家专科医院专事精神康复治疗的刘凤琴表示,“但有一点,思思决不像她外表呈现的那么大大咧咧,她有着一层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伪装’;而所谓‘撒谎’,有时恰是一个受害者保护自己的本能‘防御’”。

  目前,刘凤琴联系了几家慈善组织,并和企业老总一起救助思思。她被送到了“有爱”的贵族学校。一学期学费三万。思思是否能从此变得阳光可人?是否应该就读贵族学校?对此,救助者之间也有分歧。

  去年,四川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发起了一项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只有83.5%――89.47%的受访未成年人明确表示没有遭遇性侵害。未成年人性侵事件中,8成是熟人作案,而农村留守儿童属于性防范能力最差的群体。

  (据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微博等综合整理 编辑:关开亮)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