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全民医保或可期,“免费医疗”要不得

2013年10月14日 11:16

医保

所谓“全民免费医疗”或曰“全民公费医疗”,特指政府举办公立医疗机构,民众到公立医疗机构看病不收费或者收很少的费用,公立医疗机构建立和运营的费用(包括医务人员工资)主要由财政支付。谁都知道,财政收入来自老百姓缴纳的税收。这意味着,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免费”的医疗!

前几天传出的关于俄罗斯全面实行“免费医疗”制度的新闻,基本算是个假新闻:一来,俄罗斯今天实施的不是上述免费医疗制度,而是和中国很相似的全民医保制度;二来,俄罗斯也不是今天才实施该制度。此次新闻的由头,其实很简单——俄罗斯卫生部长在一个医疗媒体论坛上重申俄罗斯会坚持现行制度。他的本意是回应有关俄政府要取消失业者享受这一强制医保待遇的传闻。

传闻中的“全民免费(公费)医疗制度”,前苏联早就实施过,中国上世纪90年代前对公务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职工也实施过。但人浮于事、效率低下、服务低劣、浪费严重、财政和企业不堪重负,是这个体制的必然结果。中国之所以放弃这种制度而走向城镇职工医保制度,俄罗斯放弃前苏联的公费医疗制度而走向全民医保制度,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首先,免费(公费)医疗,几乎必然导致过度需求,必然是严重的供不应求。于是乎,大家只能排队,而且也有人愿意去排很恐怖的队。有人说,没病谁会去排队?这是对历史的不了解,实际上,改革前的企业劳保医疗制度之所以撑不下去,就是因为“没病也去排队”等现象造成的。当时,国企职工普遍过度拿药,有人甚至倒卖药品。公立医院用高压锅当药品包装开给职工之类的现象,也并不鲜见。急剧上涨的医药费用,导致国企不堪重负。实际上,直到今天,我们仍然能够在一些公立医院门口看到“高价回收药品”的小广告,谁都知道这些药品的卖主是什么人。

其次,实行“全民免费(公费)医疗”的国家和地区,必须实行公立医院主导体制,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只能实施论资排辈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工资制度,严重缺乏激励机制,导致工作积极性存在严重问题。于是,医院的服务质量、服务态度让人很不满意,政府却又无计可施。

再次,全民免费(公费)医疗体制必然导致政府管制供给导致的供方垄断。财力是有限的,而医疗需求几乎是没有上限的,这会导致怎样的结果?答案是:严重的供不应求!于是,政府只能对医疗供给实施管制,进而形成供方垄断,不胜枚举的医疗怪现象由此产生。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今天没有免费医疗,人们照样也得排长队。这恰恰是公费医疗体制留下来的毛病。目前,中国医改的问题是改革严重不配套,需方改革走在前头,基本建立了全民医保体制,但供方改革严重滞后,还是计划经济模式,还是公立行政垄断,现有医务人员的生产力未能得以有效发挥,潜在医疗资源的进入又受到计划经济思维的严重抑制而迟迟得不到释放。

当然,如果国民愿意接受上述公费医疗体制的结果,没关系,这是国民的选择。不过有个问题需要提醒大家——英国搞免费医疗的结果也是人们需要排队,首相部长都得排队;但在今天的中国搞这种全民免费(公费)医疗体制,面对严重短缺的医疗资源,最终结果必然是没关系没钱的人要排很恐怖的队,而有关系或有权力的人不用排队!

必须指出的是,要建成英国式的免费(公费)医疗体制,对官员选拔体制和问责体制以及法治环境的要求都非常高,而中国目前尚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正是基于我们自己以及前苏联的实践结果,同时借鉴世界各国的经验教训,我们才明确放弃了这种不可取的全民免费(公费)医疗体制,而选择了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的全民医疗保险制度,即简称的“全民医保”。大致说来,这一体制的要点是政府主导的社会医疗保险体系致力于保基本、保公平;这个体系可以保证全体国民包括弱势群体,不会因为缺乏支付能力而被排除在基本医疗服务之外。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国人与其幻想传说中的“全民免费医疗”,还不如期待全民医保制度的进一步完善来得更实在。

朱恒鹏
Zhu Hengpeng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