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给学术争论更大生存空间

2013年10月12日 14:30

杨飞

湖南大学教师杨飞日前在微博上吐槽,因无发表论文被转岗去了图书馆工作。他还附了一篇长微博揭露当前高校教学和科研体系中的种种弊病,以示坚持学术理想、不同流合污之志。

笔者认为,湖南大学的决定无可指责:对于这样一名签订了2年制过渡聘任合同的讲师,依据现行制度,有无论文是决定他能否保留这份工作的“硬件”,更何况杨飞自己在长微博中也称:“我自2002年离开企业界来湖南大学教书,十多年来没有公开印刷发表过任何科研论文,也没有申报任何级别的科研项目。说我科研工作不合格,确实名至实归。”那么把这样的老师安排到图书馆,是学校正常的决定。

大学老师可以不写论文吗?杨飞在长微博结尾举了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张益唐讲师的例子。张益唐在新罕布什尔大学默默无闻教数学几十年,没有发表什么论文,只是普通讲师,直到2013年5月在《数学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发表题为《素数间的有界距离》一文,成为轰动学界的重大成果,并因此成为2013年度美国“晨兴”数学奖得主。

杨飞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美国大学可以容忍一个几十年不发表论文的老师。但从这个例子里,也可以得到另外两个信息:第一,张益唐在新罕布什尔大学几十年,仍然是普通讲师,证明对大学老师职级的评定,美国与中国一样,也要看论文,看科研成果,不是光讲课就行了。第二,大家也都看得出来:张益唐最后获得承认,终究不还是靠一篇论文嘛!

无庸置疑,杨飞在长微博中描述的论文抄袭、买卖,学术期刊收费发表作品、教学科研经费腐败等现象,的确在今天真实和大量地存在。重量不重质的评价体系,确实也引发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在有失公平的竞争环境下,杨飞有勇气坚持自己不抄袭、不行贿、不做“没有流传价值的学问”的理想,是值得尊重的。

但用老百姓最朴实的话说,点背不能怪社会。现实中,一个人混得不好,往往会埋怨体制不公,而忽略了自身的原因。据说杨飞在网上贴出的自己被学校否定的论文,遭到了网友的一些嘲讽。笔者并非专业人士,没有资格对杨飞的论文进行评点。不过有一个事实摆在面前,这些年,很多中国学者都在国外权威学术期刊上发表过作品,可能并没有给那些外国人送过钱。即使杨飞对中国所有的刊物都不信任,但只要有一家国外权威学术机构可以承认他的论文,那么相信湖南大学也不会把他调往图书馆。更何况,据笔者所知,中国不仅不收费还会给稿费的学术期刊,还是很多的。

在贫富差距加大的今天,人们比以往更期待和呼唤社会公平,这也是中国社会前进的必然方向。然而,现实环境与理想社会之间的差距,不应成为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放弃奋斗的理由。从大一些的角度看,中国经历了长达2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目前处于平稳快速的发展进程中,相对于失业率高企的南欧和中东青年,中国年轻人的个人发展机遇令人羡慕;相对于计划经济下的父辈,今天中国年轻人的机会,也是从前无法想象的精彩。这些,都是不容否定的现实。

不过,对于杨飞在微博中所说的中国缺少学术争鸣问题,笔者深以为然。中国现在可以造航母,可以造隐形飞机,可以把宇航员送到外太空,但学术争鸣方面的前进步伐确实有点慢。也许杨飞反对新能源产业的论文有诸多缺陷,但允许和鼓励就这样的观点进行争论,必然会激发更多有水平学者的科研热情,推动中国的学术进步,改变外界认为“中国人很会考试却很少出大科学家”的印象。

说到被转岗的遭遇,杨飞在微博上表现平和:“人事处拟让我转任图书管理员。这是个好事。我喜欢书,也很高兴能为喜欢书的大学生们服务。”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有权做出自己的价值取舍,也应该得到尊重。真心祝愿杨飞能够坚持自己的理想和努力,最终成为张益唐一样的杰出学者。我们也期待有关部门、高校和科研单位能够拿出勇气,迈出中国学术改革的实质步伐。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