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奥巴马政府难道要把恐怖分子扶上台?

2013年09月08日 19:57

资料图:美国民众走上街头反对美对叙利亚军事打击计划

资料图:美国民众走上街头反对美对叙利亚军事打击计划

9月4日,美国参议院外事委员会通过授权对叙动武提案,意味着美国对叙开战的脚步又向前迈出一步。但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对叙开战将会得不偿失。

首先,美国国际信用严重透支。去年同期奥巴马已经为叙设定了禁止使用化武的“红线”,否则将对其动武。因而8月21日叙利亚化武事件,被美国决策者视为奥巴马政府是否“说话算数”的试金石,并就此认为对叙动武是为了捍卫美国的“可信度”。美国将本该慎之又慎的战争行为,当成了贴出海报不得不进行的演出,美国怒而兴师,为“面子”而战,实乃犯了战争大忌。

美国试图借化武事件增加国际声望,更是缘木求鱼。两伊战争期间,美国曾向伊拉克提供过相当数量生化武器原料,并对该国使用化武视而不见,但当萨达姆变成美国对手时,却以伊拉克拥有和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对其发动军事打击。在叙利亚危机中,当初正是因为美国等外部势力推波助澜,才使叙人道灾难日趋严重,战事不断升级,乃至发展到使用化武程度。美国却倒果为因,借此对叙发动战争。美国前后矛盾的举动,使其这次战争理由很难令人信服。

一般来说,战争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发生才是合法正义的:一是本土面临外部直接军事威胁;二是发动战争得到联合国授权。美国酝酿对叙动武,这两条都不具备:一来,叙利亚化学武器并没有威胁到美国本土安全;再者,美国对叙动武也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因此,美若对叙动武,将是一场非法、不正义的战争。即使在美国国内和盟友圈内,这场战争也不得人心。对比当年美国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时国内高达90%和60%的支持率,以及国际上规模巨大的“志愿者联盟”,即将来临的叙利亚战争的民意支持度非常可怜。根据最新民调,超过60%美国民众反对军事干预,仅有9%民众支持战争。即使叙利亚被证实使用了化武,也只有25%民众支持军事干预。国际上只有法国、土耳其等少数国家力挺美国打叙。美国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科林·鲍威尔曾说过,“战争应是政治的最后手段,而且发动战争的目的必须得到人民的理解和支持。”对叙战争既未得到国内多数支持,也未得到多数盟友认可。

有道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因此,对叙战争不可能提升美国的国际信誉,反而坐实了美国惯于践踏国际法的恶劣形象。就奥巴马政府而言,这场战争将彻底撕掉其精心伪装的伪善面具,使其此前改善与伊斯兰世界形象的诸多努力前功尽弃,美国未来在中东将更加不得人心。

其次,这场战争后续结果很难控制,美国很难从中获得实质性利益。但凡明智的决策者,必须在战争前就考虑到战争后果,并想好如何结束战争。但美国对叙战争可能引发的后果显然没想那么多。美国打叙的初衷是削弱叙政府军军事能力,恢复战场形势平衡,因此奥巴马称对叙战争将是“有限的”军事行动。但历史表明,战场形势千变万化,战争后果很难有效控制。美国的战争目标之一,是摧毁叙利亚的化学武器,但这些化学武器很多被安置在人口稠密的居民区,摧毁这些化学武器很可能导致大量有毒气体释放,造成成千上万人死亡。另外,化学武器可能通过飞机、迫击炮等多种方式运载,清除化武运载工具根本不现实。更主要的是,对叙军事打击如果使叙利亚政府感觉自身生存受到威胁,很可能铤而走险,使用化学武器以及其他极端方式进行报复,并可能将化武投向以色列,使叙利亚内战扩大为叙以战争,并可能将更多地区国家卷进来,这种前景将背离美国的初衷。

需要指出的是,空袭叙利亚,不同于美国1986年空袭利比亚、1998年空袭伊拉克。当前叙利亚正处在内战状态。削弱巴沙尔军事力量势必使战场天平向另一方倾斜,使叙利亚内战更加漫长而血腥,甚至加快巴沙尔政权倒台步伐。问题是,截至目前,美国事实上并没有做好迎接“后巴沙尔时代”的打算。据五角大楼估计,目前叙利亚有800-1200个反叛武装组织,反叛武装群龙无首,四分五裂,其中的“胜利阵线”已宣布效忠“基地”组织,还有一些组织也被美国视为是恐怖组织。难道美国准备让这些乌合之众,甚至是极端势力来替代巴沙尔的统治吗?

因此,美国对叙动武实际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后果危险而难以控制。2011年以来的中东剧变已经使中东极度动荡,对叙军事打击只会使地区形势乱上加乱。这种状况对美国维护在中东利益没有实质好处,但风险却显而易见。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还是少做为好。

田文林
Tian Wenlin
田文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副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中东政治、民族宗教及当代国际问题。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现代国际关系》、《西亚非洲》、《世界民族》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文章50余篇。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