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日本不能认为全世界都是“神经病”

2013年09月02日 20:11

日本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官员参拜靖国神社

2013年9月3日是第68个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不同于往年的是,当年的战败国日本的政坛上,刮起一股战后空前的历史翻案风,公然向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提出挑战。

在是否坚持和平发展问题上,日本国内一直存在着两种力量和两条道路的博弈。今年以来,以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亚太和日本政坛力量严重失衡为背景,日本主政者在事关日本走向的问题上,一改以往谨言慎行的表现,“甩开膀子”大喊大干起来,其一系列的言行及举措表明,日本右翼势力多年来一直极力鼓吹的一些政治主张,如今竟然变成了日本现政权的政策目标,这不能不令国际社会感到“日本丸”的舵轮在加速右转,从而引起高度关注和警惕。

客观地说,日本民族是世界民族之林当中同样伟大的一员。战后,日本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处境完全是当年军国主义势力的恶行造成的。由此可见,发动侵略战争必败,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到头来,受害的是本国广大民众,甚至使几代人都生活在历史的阴影之下。从这种意义上,我们非常理解和同情日本国民的心理、意愿。问题在于,日本的执政者欲成为“正常国家”和“一等国”的诉求与广大国民的意愿是不是一码事?更在于,日本政府如何去实现这种诉求?我以为,只有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正确对待历史,以实际行动取信于国际社会,才能有助于日本重塑在亚洲和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形象,最终实现自己的诉求。企图通过推翻历史定案,开历史倒车,背离和平发展的大方向,肯定是走不通的。这不仅在国际社会通不过,日本广大的民众也是不会答应的。正如美国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员埃里克•赫金博瑟姆所说:“日本向前进的最好办法是,坦率承认在过去帝国主义时期犯下的错误,确保防止将帝国的愚蠢传给新的一代。”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员斯蒂芬斯直言:“通过改写历史,安倍不能振兴日本。解决问题的出路不是赤裸裸地重拾日本民族主义情绪。”

不久前,美国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在广岛发表演讲,言辞激烈地批判日本的历史态度,对日本政坛发出了有力的警示。斯通说:“二战两个最大的战败国是德国和日本,把这两个国家放在一起比较,会发现很大的差异。”“在二战中得到惨痛教训的德国,如今已经成为一支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而日本,只是成为美国的附属国家”。“世界因为美国陷入危险的境地,日本却在顺应这样的潮流。” 斯通警告称:“日本民族主义精神正在死灰复燃,安倍和他的官员们曲解二战、中国、南京大屠杀时发生的强奸事件、韩国慰安妇等等”;“今年,战争的阴魂重返亚洲。”

德国的行为诠释了一个真理:一个国家只要对历史,包括对自己所犯的错误,有清醒的记忆,并且有勇气承担责任,就有光明和美好的未来。日本应以德国为明镜,认真对照,看看德国是怎样对待历史、以史为鉴的。日本有些人对于把德国和日本加以比较的说法颇不以为然,甚至煞有介事地找出种种开脱和反对的理由,无非说日本有自己的情况,不应该拿德国来比较。这不禁使人想起“国际上的常识往往是日本的非常识”这句话,不知究竟是国际社会的思维出了毛病,还是某些日本人因有难言之隐而反对比较?

应该明白,希望日本比照德国的建议并非是个别人或少数人的独出心裁,而是基于国际社会广泛共识的呼声;这也不是故意给日本出什么难题,而是与人为善的提醒。见贤思齐,最终受益的是日本自己。

 

 

 

王泰平
Wang Taiping
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副秘书长、中日韩经济发展协会会长、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国际问题基金会研究员,前中国驻大阪(大使衔)总领事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