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加强法治反腐的力度

2013年08月29日 17:20

杨达才案将于30日审理

杨达才案将于30日审理

日前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再次对反腐作了强调和部署,并对反腐的领导机构纪检体制进行了一定改进,加强了纪检系统的垂直领导。

从腐败发生的机理来看,通常来讲,追求收益最大化是腐败产生的动力来源,公共权力的存在则是腐败产生的客观基础,而制度缺失或者不能有效发挥作用是腐败产生的根本原因。此外,信息不对称也是产生腐败的必要条件。中国目前腐败的高发,除了具有一般腐败发生的特点外,还与中国所处的特殊历史阶段即改革转型有关。从世界现代化的历史过程看,腐败的大量增生似乎是转型期一种合乎规律的现象,当然,这并不表明它就是合理的。

客观地说,改革以来,国家对腐败一直保持高度警惕,出台了很多反腐措施,包括从制度上反腐。经过数十年探索,中国的反腐模式已经逐步形成纪委、监察部门的党纪、行政监督、检察院系统的司法监督以及审计系统的经济监督的“三位一体”模式。这三家监督主体分工负责,相互配合,有序开展反腐工作。其中,纪委为主导,政府的行政监察、检察院系统的司法监督和审计系统的经济监督相配合。这一反腐模式的优点是凸显了党的作用,不足之处是通过法治渠道反腐的力度还有待强化。所以,下一步的反腐制度建设,是在完善已有反腐模式的基础上,重点加强法治反腐的力度。

国家已经认识到了这点。上述政治局会议就指出要健全和完善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而刚结束的薄案公审,也鲜明地体现了法治反腐的要求。薄案所展示出的公开性、透明性和程序正义,显示出国家以法治国的决心,体现了对人权的保障,推动了司法的独立性。

法治反腐不仅需要各级领导干部摒弃权大于法的观念,确立法律至上的原则,也需要民众将治理国家依赖于“青天大老爷”、依赖于众多“清官”的意识,转变为自己要当家作主的“主人公”意识。同时,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有绝对权威的法律制度体系。它包括对“一把手”的权力进行实质限制和制约;理顺监督体系,加强人大、舆论的监督及经济审查的力度;转变政府职能,改革公共预算体制,建立预算民主;加强法制建设等。

除此之外,为了使反腐更有成效,未来一段时间,还需要做好以下几方面的事情:

一是不能将权力集中在少数领导干部上。法治反腐的关键是依法治“权”,这也是依法治国的要求,必须严格限制政府和官员的权力,尤其不能将公权力集中在少数人身上。权力集中,就失去了制约的力量和可能,像古代的帝王,拥有生杀予取的大权,也就无人可以制约他。所以,必须将集中的权力进行分拆,分权和制衡,才能削弱权力的威力。

二是权力的运行要规范、公开和透明。现代社会,官员的权力是建立在公民授权基础上的,这就要求政府的行政乃至一切公权力的运行都需要公开透明规范。只有这样,授权者才能得以监督。否则,权力封闭运行,政府的决策政策出于密室,监督和以法治权也就无从谈起。

三是高层做出表率。科层制的官僚体系注重上行下效,再加上中国传统上强调领导人的德行,因此,要防止权大于法,提高领导干部依法行政的意识和能力,高层的表率作用很必要。如果高层领导在依法治国上率先垂范,其榜样作用将胜过一打教化,必定会被各级官僚所效法。

四是办几桩实在的有说服力的案子。权大于法还是法大于权,某种程度上,敢不敢打老虎是试金石。只有针对滥权现象多打几只大老虎,办几个铁案,让官员们看到法律的威严,才能使其放弃侥幸心理,崇奉法律。否则,违法成本过低,缺乏相应的惩罚责任,敬畏法律也就成了空谈。

古人讲,“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坚决惩治腐败的同时,厉行法治来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最终在社会上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是我们的选择。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