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美国对叙利亚动武恐难以避免

2013年08月28日 19:51

叙利亚:多人死于毒气弹

叙利亚:多人死于毒气弹

连日来,正值叙利亚化学武器疑云重重,联合国调查小组着手开展调查之际,美国接连向外释放动武的强硬讯息。从目前来看,美对叙利亚动武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似难避免。

自8月21日传出叙利亚发生大规模化学武器袭击时候后,美国表态口径逐步变化,态度日趋强硬,动武迹象日益明显。8月21日和22日,美白宫和国务院分别就此事件发表讲话,但都强调所谓化武事件是“据报道”,还未经证实。8月23日,奥巴马总统发表讲话,称叙利亚发生化学武器袭击是一个“大事件”,美将“很快”作出反应,但强调美对军事干涉将保持“谨慎”。8月21-23日,美国方面基本调门是,化武事件很严重,但未经证实,需要调查,一旦证实美将作出反应。8月24日奥巴马主持国家安全会议后,美对外调门开始改变。尤其是8月26-27日,包括奥巴马总统在内,美政府高官一系列言论和在国内外频繁活动,表明美已决心对叙利亚动武,无意再等待联合国调查证实提供动武证据。副总统拜登称,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毫无疑问对最近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负有责任。国务卿克里发表措辞强硬讲话,称叙政府使用化武“不可原谅,不可否认”,美将让叙利亚政府对“道德暴行”负责。国防部长哈格尔再次表示,美军已做好了立刻行动的准备,只等奥巴马总统一声令下。连日来,奥巴马和克里接连与英、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土耳其、沙特等国领导人通电话,酝酿组件组建对叙利亚动武的“意愿者同盟”,英、法和土耳其三国已明确支持动武并考虑加入这一同盟。

奥巴马政府缘何突然改变态度,急于对叙政府开展军事行动?一方面,美认识到,鉴于当前战争实际状况,调查过程和结果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不仅可能得不出美国所需要的结果,而且调查时间可能非常漫长,甚至无果而终。另一方面,奥巴马政府当前面临来自国内外的多方面压力,迫切需要作出强硬反应,以挽回美信誉。美国选择动武可以达到一箭多雕的效果:一是惩罚阿萨德触及奥巴马所画的“红线”;二是借机削弱叙政府军事力量,助力反对派,扭转当前战争不利于反对派的态势;三是向其他敢于触碰使用和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红线”的国家和组织发出警告;四是抚慰来自美国内强硬派,以及英国、法国、土耳其、沙特以及叙利亚反对派对奥巴马在叙利亚问题上袖手旁观的强烈不满。

紧接着就是何时打,怎么打了?从目前来看,美军事部署以及国内外的游说还未全部完成。未来几天,重视多边主义的奥巴马可能还需走向国际社会公布证据这步棋,或提交安理会。在安理会选项上,美明知不会通过决议,但可能也会走这一步,目标是将道义责任嫁祸于俄罗斯。关于动武选项,美国很可能是利用巡弋于地中海的海军舰队,从海上向叙利亚境内目标发射巡航导弹,打击叙政府机构和军事设施;二是进一步扩大对叙利亚反对派的军事支持。从近来奥巴马以及美军方高级领导人的言论看,美国对叙利亚军事打击将规模有限,不会派遣美军登陆,实施禁飞区和建立安全区的可能性也不大。美对深度卷入叙利亚内战,使之成为阿富汗、伊拉克之后的第三个战场颇为忌惮。这既有经济负担沉重的因素考虑,也有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三场战争的鲜活教训,更有战略上担心亚太东移全球战略再次受中东拖累的忧虑。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回答美国会议员的两封信件的内容最能反映当前美国的政策趋向和心理状态。在7月致参议院利维的信件中,邓普西列举了对叙采取行动的5种选项:培训和支持叙反对派、开展有限远程打击、建立禁飞区、设立安全区、使用致命力量阻止使用化学武器和防止其扩散。他详细比较了每一选项成本与收益,发现都经济代价高昂,失大于得,无好的选择。在8月19日回复恩格尔议员的信中,邓普西再次表示,美军虽有能力改变叙利亚战争的军事力量平衡,但解决不了叙正面临的带有民族、宗教和部族冲突性质的深层危机。他更直言不讳地称,美当前没有信得过的反对派可以依赖,对“后巴沙尔时代”叙利亚民族和解和国家重建缺乏信心。这也决定了美军选择军事干预的目标和规模的有限性。

此外,奥巴马也指出,军事干涉必须慎重,美国若无联合国授权就攻击另一个国家,将面临国际法方面的障碍以及战争花费巨大,阿富汗战争尚未结束,任何军事决定都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国防部长哈格尔也指出,美衡量是否动武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包括对叙利亚化武攻击的情报评估、法律问题以及国际是否支持任何军事行动。因此,美大规模军事干预可能性不大。美军的可能打击将限定在削弱叙利亚政府军能力上,而非直接推翻政府这一目标。为此基本可以排除利比亚模式的干预。

无论如何,最新化武事件将对叙利亚危机产生重大影响,恐致叙内战面临重大升级。目前叙战场形势日益改变,并开始向有利于叙政府方向倾斜。但化武事件的突然爆发,不仅可能会改变叙战争发展态势,重新改变战场力量平衡,也使酝酿中的和会面临夭折的可能。此外,美采取有限行动意在避免深陷其中,但恐怕很难如愿,只会被迫一步步越卷越深。同时,叙利亚政府的主要支持方和盟友如俄罗斯、伊朗、黎巴嫩真主党以及地区什叶派势力将做出什么反应,也对局势发展具有重要影响。

唐志超
Tang Zhichao
唐志超,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中东研究室主任。主要从事中东问题研究,包括中东政治与安全、外交、阿以问题、中东民族宗教问题、库尔德问题、地区安全与恐怖主义、能源与能源安全、大国与中东关系以及海湾、伊拉克、伊朗、土耳其等国别研究等。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