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东乱局凸显秩序重要性

2013年08月20日 16:27

中东政治转型乱象纷呈

中东政治转型乱象纷呈

近来,中东政治转型乱象纷呈。最早爆发革命的突尼斯,因反对派领导人布拉米被谋杀引发民众骚乱。反对派要求解散“复兴运动党”领导的联合政府。8月6日,制宪会议也宣布“罢工”。在埃及,自7月初穆尔西政府被军方赶下台后,国内政治对抗持续升级,而军方的武力清场更是引发大规模流血冲突。在利比亚,近期接连出现政治活动家被暗杀、大规模越狱和汽车炸弹袭击事件,抗议民众要求解散国民议会及临时政府……中东转型国家相继陷入政治动荡,乃至发生军事政变,意味着当初“凯歌行进”的中东政治转型正日趋沦为闹剧。

转型国家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两难处境,主要是未能处理好“民主与集中”的关系。中东剧变前,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只有集中,没有民主”,终身总统、子承父业、政坛一言堂现象比比皆是,由此导致这些国家“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最终,突尼斯小贩自焚,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引发星火燎原般的大规模造反。然而,中东剧变后,这些国家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只讲民主不讲集中”,导致其由“超稳定结构”变为乱象丛生:一方面,分权竞争导致党派林立,各阶层均按照自己熟悉的认同方式组党参政,最终形成宗教与世俗势力对立的“政治极化”现象;另一方面,民众政治参与跑到政治制度化前面,随时随地通过街头抗议等方式表达政治诉求,由此导致“社会碎片化”,陷入亨廷顿所说的“普力夺社会”。

目前,这些国家无论朝野,均缺乏遵守“游戏规则”意识,胜利者往往独断专行,甚至暗杀反对派领导人;败选者则不肯愿赌服输,屡屡谋求权力重组和政治洗牌;普罗大众更是缺乏耐性,只要看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便很快重新走上街头。所有这些,使整个国家日益陷入无政府状态和恶性循环。长远看,如果这种状况不扭转,这些国家前景将更加糟糕。但中东转型国家究竟应该向何处去,恐怕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答案。中东转型进程正被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无助感笼罩。

历史是昭示中东转型前景的一面镜子。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后,政权先后被小资产阶级的吉伦特派、雅各布宾派、热月党人掌控,直到l799年拿破仑发动“雾月政变”,建立起军人独裁政府,才使这一过程基本尘埃落定。l917年俄国革命时,也先是爆发资产阶级性质的“二月革命”,推翻沙皇政权,半年多后又爆发“十月革命”,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2011年启动的中东政治转型仍处在“未完成状态”,发展历程曲折迂回,但最终必然向“恢复秩序”方向演进。

中东转型的乱象从反面证明,秩序是个好东西。尤其在包括中东国家在内的第三世界国家,往往同时面临工业化、壮大中产阶级、国族整合等难题。在国家尚未真正解决民生、完成国族建构情况下,建立强政府、强调集体纪律和辛勤工作才是诸善之源。当前中东转型乱局也用事实说明,为实现国富民强目标,国家最需要的不是无休止的抗议和争吵,而是井然有序的政治秩序。

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军队在政治转型中的作用更加抢眼。在中东国家,军队差不多是组织化程度最高、阶级属性最模糊的集团,很适合担当政治仲裁者和幕后操纵者角色。尤其在弱势民主和政治动荡加剧的情况下,越来越的民众主动呼吁军人走出军营。7月4日埃及军方推翻穆尔西统治,就被多数民众视为“人民革命”而不是“军事政变”。《华盛顿邮报》7月27日评论说,埃及并没有向民主方向前进,而是用吹捧前独裁者的方式吹捧一名新的军事领导人。这表明,中东强调政治秩序和强人政治的“否定之否定”过程已然启动。正像当年法国大革命最后靠拿破仑收拾残局一样,当前中东转型国家最终很可能也得靠军人集团恢复秩序。

田文林
Tian Wenlin
田文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副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中东政治、民族宗教及当代国际问题。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现代国际关系》、《西亚非洲》、《世界民族》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文章50余篇。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