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落实“约法三章”还需建立真正的公共预算

2013年08月09日 09:41

需建立真正的公共预算

 

今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两会上与中外记者见面时,曾提出本届政府任期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公费购车只减不增,这被称为李总理与全国人民的“约法三章”。最近,新华社刊发了一篇报道,概述了5个月来国务院和各地采取措施,落实“约法三章”,转变工作作风的情况。

从该报道来看,“约法三章”在各地区、各部门总体得到了较好落实,但违规现象仍未完全杜绝。报道称,国务院及有关部门今后将继续加大工作力度,对贯彻落实“约法三章”情况开展督促检查,对检查中发现和社会反映的突出问题,及时予以严肃查处,决不辜负人民群众的要求和期望。

严控政府性楼堂馆所建设、财政供养人员和“三公”经费,既是开展群众教育学习实践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因为今年经济形势出现了一些困难,政府财政增收减少。在此背景下,如果不削减政府自身的运行开支,那么,用于与百姓密切相关的支出就会减少。所以,李克强总理对各级政府和部门“约法三章”,从自身做起,一定程度上也可看作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

政府性楼堂馆所建设的扩张、财政供养人员的膨胀,以及“三公”经费的超标,并不是一个新问题。虽然历年来每届政府都采取了不少措施缓解这种情况,但客观上效果并不显著。当然,它没有酿成一个严重问题,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多数年份处于高速增长中,高增长带来了财政收入的增加,从而缓解了因政府行政经费增加较快而导致的财政压力。

但是,今年的经济形势有很大变化,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只增长了6个多百分点,一些月份甚至还出现负增长,比起过去动辄两位数的增长,这是改革以来从未出现的状况。此种情形下,不能打百姓公共福利的主意,只能减少政府性支出。鉴于政府在财政收入的使用和安排中事实上处于支配地位,要削减行政经费,最高层也就只能用行政手段“约法三章”。因而,我们看到,在落实“约法三章”的过程中,基本上都是由上极机关甚至中央直接派员督察,诉诸于党纪国法,来监督和约束地方与部门。

从中国的国情来看,由于我们是一个行政主导的社会,采取行政手段在一定时期虽能够立竿见影,但也要看到,此种方式很难达到长效作用。一旦形势有变,领导人的注意力转移,行政力量弱化,基于权力的压力效果就会大大减弱,这也是为什么类似“三公消费”一直治理不好的原因。

应该指出的是,政府楼堂馆所建设、财政供养人员、“三公”经费等需要政府财政支出的问题,不管经济形势好不好,都必须严加控制,不能因为经济形势好,就放松一点,经济形势差,就卡紧一点。超出政府预算的开支,特别是不合理支出,会败坏党和政府与群众的关系。所以,为了更好地控制政府自身的支出,除了在特殊时期采取“约法三章”的形式外,我们还必须建立起真正的公共预算,用公共财政去约束政府开支。

公共预算的要义,不但是指政府的财政收入大部分要用于公共事务和公共服务,更是指需要强化外部力量对预算的监督,将预算过程纳入政治控制过程,实行预算的民主化。在中国现有的制度下,就是加强人大对政府预算编制、执行情况的实质性审查和批准,并让公众有广泛的参与。它包括五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实现全口径政府预算管理,强化预算的完整性,不能搞所谓的预算外甚至制度外资金。否则,就为政府腐败留下缺口;二是提高预算管理的约束力,遵循预算法定原则,以法治财,减少行政干预,将预算管理监督各环节全部纳入法制化和规范化的轨道;三是完善预算管理监督体系,预算的编制过程和编制程序要向社会公开,特别是定期、定例向社会公布详细的预算信息,让公众参与预算程序,使他们能够监督预算,提高预算透明度;四是建立起人大对预算的决定和审查权。所谓预算法定,具体落实到人大上,也即没有人大的同意,政府一分钱都不能动用;五是建立对预算执行的绩效评估制度,以及独立于政府、直接对人大负责的审计监督体系。至于人们所关注的预算编制的科学化、细化问题,那是一个技术问题,不是制度问题。

公共预算或者预算民主,是现阶段约束政府权力的一个好办法和突破口。在政府一切事务都要依赖财力的情况下,若能真正通过公共预算卡住其钱袋子,政府工作人员想腐败都很难做到。所以,在加大对落实“约法三章”情况检查的同时,我们有必要加快公共预算的制度建设。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