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何必去跳美国编排的“探戈舞”

2013年08月01日 15:42

美国版的TPP“探戈舞”难度很大

美国版的TPP“探戈舞”难度很大

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已进行10轮,现在正紧锣密鼓,希图年内结束。国内专家学者近来议论纷纷:中国要不要去跳这种“探戈舞”?有人认为,“主动加入TPP对中国更有利”,可以“有效地维护和延长我国重要战略机遇期”,有助于“实现中国梦”,也是“构建合作共赢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在实践上的具体化”。看来,有关作者对美国大力推动TPP的战略意图似乎一知半解;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有不少误解(中美不是G2和什么“联手”共舞);对APEC“茂物目标”也并不怎么清楚。

所谓“TPP”,是2006年新加坡、文莱、智利、新西兰四国首先签订的一个协议。2008年美国高调宣布参加谈判后,澳大利亚、秘鲁、越南和马来西亚也随之加入。2011年日本首相野田为了讨好美国,赶在APEC夏威夷首脑会议前,急急忙忙宣布也要参加TPP 。由于这10国都是APEC成员,以及美国“喧宾夺主”,人们不禁要问:这个“TPP”同APEC、特别是APEC的“茂物目标”(贸易与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是什么关系?它的内涵和目标是什么?美国现在主打这张“王牌”意图何在?

首先,这是美国战略重心逐步东移的需要。美国战略重心东移是全方位的,不仅涉及政治和军事安全,在亚太经济合作方面,美国也要主导,防止被边缘化。

第二,随着时代变迁量变进程加速发展,亚太地区诸多形式和规模的贸易投资自由化相继出现,方兴未艾。美国忧心忡忡,图谋牵制,占领制高点,主导合作方向。

第三,美国企图利用TTP平台发挥它的两大优势:一是制定自由贸易新规则,二是占据高新技术和产品的“领军地位”,按照它主导的游戏规则(标准)和“利益价值观”来办事,搞一个“面向21世纪的、高标准的全面自由贸易协议”,超越“茂物目标”和WTO的“战略合作”,从而变被动为主动。

美国打出这张“王牌”,说到底,实际上是当年克林顿总统“新太平洋主义”在新形势下的“变种”和发展。

1993年,美国举办APEC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克林顿企图把APEC变性为“亚太经济共同体”,以美国经济、安全和价值观为主导或基础。但由于大多数成员不赞成,没有成功。1994年,在印尼茂物举行APEC领导人第二次会议,美国起劲推动APEC搞“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经过艰苦磋商,茂物宣言明确宣布,发达成员应在2010年、发展中成员应在2020年完成“茂物目标”——“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

当时,美国态度咄咄逼人。在1995年日本大阪制定“茂物目标”行动纲领过程中, 美国坚持一定要写上所有成员都“必须全面和无条件地执行” 茂物目标。不仅中国,韩国、日本和中国台北也表示很困难。那时我是中国代表,现在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是韩国代表。我们紧密合作,终于争取到在“行动纲领”中写上了这样一条:“当成员有困难时,允许有灵活性”。后来,美国仍继续一路紧逼,不仅要每年审核落实情况,还要求搞什么“早期收获”(在诸多部门提前实行“茂物目标”),但由于多数成员不赞同而落空。

现在,近20年过去了,2010的第一个限期也过去3年了,美国并没有按照“茂物目标”履行自己的义务。

人们不解的是,美国为什么要抛弃它一手推动建立的现有炉灶(茂物目标)而另起炉灶(TPP)呢?说到底,是美国需要维护和巩固它的“主导权”。它从来都不喜欢“协商一致”原则与“平等伙伴关系”。

美国现在看来颇为得意,殊不知它为“TPP”做的衣服并不合亚太国家的身材。这个美国版的TPP“探戈舞”难度很大。日美在“茂物目标”方面就一直存有矛盾,更何况现在超越“茂物目标”和WTO的“TPP”。越南等6个谈判成员的困难更可想而知。所谓“TPP”的发展方向仍有很多不确定性,中国不妨拭目以待,无需跟着共舞。这不可能真正“有效地维护和延长“中国战略机遇期”。中国的战略机遇靠的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方针政策和策略。中国可以通过各种渠道与TPP谈判国家接触和交流,认真研究和探讨今后可能的合作途径。明年中国将第二次做APEC东道国,责任重大,千万不要偏离方向。


 

王嵎生
Wang Yusheng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前中国驻尼日利亚、哥伦比亚大使和APEC高官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