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宏观调控稳定市场预期

2013年08月01日 11:41

坚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稳定性

坚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稳定性

7月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了上半年经济形势和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评价上半年经济工作总的开局是好的,主要经济指标处于年度预期目标的合理区间。对当前形势,认为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具备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条件。下半年的工作是坚持统筹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努力实现三者有机统一。

在政治局会议提出的下半年十大任务中,第一项是宏观调控。笔者认为,要做好下半年的经济工作,确实应搞好宏观调控,而搞好宏观调控,关键在于对目前形势的判断不能出现大的失误,正如此前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上所强调的,要正确认识形势,科学统筹施策。当下,国内外对中国经济形势有着不同的看法,宏调当局需要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但必须做到心中有事。

中国是一个内部发展相当不平衡的巨型经济体,对这样一个经济体而言,要做好宏调,从这些年的基本经验看,就需要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给市场一个稳定的政策预期,切忌遇到问题惊慌失措,在未进行严格论证前,随意更改宏调方向和政策取向。

经济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的意思是,不能通过政策的实施造成经济大起大落,忽高忽低,像过山车一样。这是因为,经济体好比人体一样,它具有内部的自调节和平衡能力,如果因为外在的干预而使它大起大落,就像发高烧或打摆子一样,是很危险的。因为一个人再健康,也很难抗得住这样折腾。所以,治病最重要的是对症下药,即使一时半会儿找不出病因,也不能急着下那些刺激性强、负作用大的药。

治理经济也是同样道理。只要不是波动幅度太大,就不应该改变宏观调控的导向,而是尽可能让经济自身发挥调节功能,政府的政策和手段只起辅助作用。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一段时期,中国的经济就曾因调控失当而出现大起大落现象。这个教训值得吸取。时至今天,宏观经济最怕的就是滞胀出现,即一方面经济增长缓慢甚至停止增长,另一方面通货膨胀又居高不下。滞胀会产生很多社会问题,而滞胀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国家的过度干预所致。西方上世纪70年代出现的滞胀局面,就是他们过分看重了凯恩斯的干预理论导致过度干预经济。

从去年下半年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的主要经济数据来看,目前我们也开始显露出滞胀的苗头。如果滞胀形成的话,将会比它在西方出现的情况严重得多。因为我们还有繁重的发展任务,还有庞大的人口需要就业,还有公共服务需要提供。这些问题不解决,有可能会造成社会震荡。要解决这些问题,前提是稳经济,只有经济稳,增长才具有稳固基础。就此而言,只要经济不靠近或跌破“下限”,宏观调控政策就没有必要进行大的调整和改变。

稳经济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好地调结构。先稳后调,既稳又调,这个顺序不能搞反。

这里的道理在于,政府的调控政策是有激励作用的。一个保持稳定和连续性的调控政策,对市场微观主体会产生一种稳定的预期。一个人、一个企业,只有在一种稳定的可预期的环境中,才会去从事创造和创新活动;而在一个不确定的环境里,人们是无法集中精力和智慧去做好一个企业的,有的只是短期思维和机会主义。所以,人们最担心的就是政策不稳,预期多变,这会使人无所适从。

鉴于政策预期会影响经济运行趋势,若不能树立政府权威,有效引导公众预期,将会发生公众预期与政府宣布的政策规则相反的恶性后果,从而严重干扰经济运行。

因此,预期很重要,宏观调控就是要形成科学的宏观政策框架,给市场以稳定预期,为发展营造良好环境,既不因经济指标的一时变化而改变政策取向,影响来之不易的结构调整机遇和成效;也不能对经济运行可能滑出合理区间、出现大的起伏缺乏警惕和应对准备。具体说,当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内,要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以调结构为着力点,释放改革红利,更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和自我调节的作用,增强经济发展活力和后劲;当经济运行逼近上下限时,宏观政策要侧重稳增长或防通胀,与调结构、促改革的中长期措施相结合,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

这其实也就是政治局会议所强调的,坚持宏观经济政策连续性、稳定性,提高针对性、协调性,根据经济形势变化,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和微调,稳中有为,以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