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埃及乱局并非“黎明前的黑暗”

2013年07月30日 16:55

当地时间7月29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支持者在开罗东部一处清真寺附近集会,手持支持穆尔西的标语,高喊口号。

当地时间7月29日,埃及前总统穆尔西支持者在开罗东部一处清真寺附近集会,手持支持穆尔西的标语,高喊口号。

很多人不会想到,在民主选举一年之后,埃及非但没有迎来自由稳定的新时代,反而使街头抗议和流血冲突成为常态现象。尤其7月初军方将穆尔西赶下台后,穆尔西支持者同反对者抗议此起彼伏,7月26日以来,开罗、亚历山大等地大规模流血冲突,已造成逾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有人惊呼埃及正面临内战和一场国家灾难。

人们不禁要问,埃及到底怎么啦,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回答问题前,想起一道智力测试题:如何让一只猫吃辣椒?答案五花八门,但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将辣椒抹到猫的屁股上,由于奇痒难熬,猫自然会主动去舔食。这个故事的寓意在于,在缺乏足够分辨能力情况下(猫意识不到将辣椒抹到屁股上有多难受),结构性问题很容易形成,但解决起来却非常棘手。当前埃及处境就是一种结构性难题。2011年埃及民众起身抗议时,打出的口号是“面包、自由和公正”,意味着这场变革本来是一场包含多重诉求的全面性变革。但这场剧变刚开始,西方便抢先将其冠名为“阿拉伯之春”,朝西式民主方向引导。而处于盲目和狂热状态的埃及民众,基本失去辨别力,一股脑地朝“民主化”的方向奔去。

埃及由此开启了政治动荡的“潘多拉魔盒”:在精英层面,分权竞争意识使埃及政坛日趋碎片化。据统计,在穆巴拉克下台后短短几个月,埃及就涌现出了近四百个政党,参加下院选举的政党超过50个,候选人超过6700名。在民众层面,由于政治参与跑到政治制度化前面,各界民众均热衷“街头抗议”,穆尔西执政一年来共发生7400多次民众抗议,明显陷入亨廷顿所说的“普力夺社会”。

同时,埃及政治文化的不成熟,也使其民主化转型很快便“淮橘成枳”:穆尔西凭借51%选票当选后,便认为“胜者全得”,日趋独断专行,在关键岗位上全力安插穆兄会成员,既无权力分享举动,也无保障“个人自由”意识;反对派则不肯“愿赌服输”,只要穆尔西统治没有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他们便重新上街抗议,甚至“为反对而反对”。这种缺乏耐性的政治性格,只会让那些惯于花言巧语、许诺空头支票的民粹主义者大行其道,而不会让那些目光远大、理性睿智的政治家脱颖而出。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使国家因民主化而更加乱象纷呈。据统计,2011年以来,埃及有4500家工厂关闭,外国投资下降56%,部分商品价格上涨一倍。同时,2012年谋杀犯罪上升1.3倍,盗窃案增加1.45倍,抢劫案增加3倍以上。2013年4月,埃及酒店入住率只有10%。埃及陷入了建国60年来最为糟糕的时期。

不少抱定“民主是个好东西”的人认为,当前埃及乱局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或“新生前的阵痛”,对这种说法,笔者难以苟同。笔者小时候曾看过一则关于庸医的笑话:有人来治驼背的毛病,庸医就将病人夹在两块门板之问使劲踩踏,结果将病人活活压死。庸医振振有词:我只管治驼背,病人死活可不管。埃及很多人的想法居然和这个庸医一样,一味追求民主,而完全不考虑这种单线思维导致的严重后果。埃及的例证表明,正是很多人抱着“通过民主之路上天堂”的想法,才将埃及一步步“从人间带入地狱”。

在经历两年多的反复折腾后,越来越多的埃及人意识到,仅靠民主化解决当前问题有多不靠谱。7月4日埃及军方推翻穆尔西政府,显然是一场赤裸裸的军事政变,结果却得到多数埃及民众的认可和支持。而且,面对穆兄会“不成功,毋宁死”的不妥协态度,埃及军方态度也越来越强硬。显然,埃及军方正试图通过一种极为强硬而极端的方式,修正过度民主化带来的无政府状态,恢复“秩序”而不是恢复“民主”放在优先位置。《华盛顿邮报》7月27日的社论也认为,埃及并没有向民主的方向前进,而是用吹捧前独裁者的方式吹捧一名新的军事领导人。为完成这一目标,埃及未来可能将面临更多的流血牺牲。也许,埃及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最后不过是重新回到了原点。

田文林
Tian Wenlin
田文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副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中东政治、民族宗教及当代国际问题。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现代国际关系》、《西亚非洲》、《世界民族》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文章50余篇。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