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张枫逸:“压力全球第一”与沙鼠的焦虑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9日 10: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工人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据10月17日《生命时报》报道,世界知名办公方案提供商雷格斯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内地上班族在过去一年内所承受的压力,位列全球第一。在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的1.6万名职场人士中,认为压力高于去年的,中国内地占75%,香港地区占55%,分列第一和第四,都大大超出全球的平均值48%。其中,上海、北京分别以80%、67%排在城市的前列。

  人生在世,压力无所不在。一定的压力可以产生动力,但压力过大则会产生负面作用。继前些年“压力山大”成为都市白领的流行词汇后,如今中国内地上班族压力全球第一,这背后的深层次根源值得探究。正如《人民日报》去年推出的系列报道“关注社会焦虑”指出的,焦虑渐成一种普遍心态,在许多人看来,身边往往危机四伏,总有原因让人感到不安。实际上,“压力全球第一”的背后恰恰折射出时下公众的三重焦虑。

  第一,福利焦虑。在一些发达国家,从小学到高中都免学费,公立大学收的也是低学费,医疗有保险,失业可以领救济金,生孩子有补贴……这样的高福利保障,差不多涵盖了一个人“从摇篮到坟墓”的全过程。而我国民生保障还处于“低水平、广覆盖”的阶段,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与居民的期望还有一定差距。对上班族来说,上有老下有小,承担着养家糊口的主要责任,当社会应提供的医疗、养老、教育等福利保障不够完善和充分时,个人身上的担子就显得尤其沉重。

  第二,身份焦虑。目前,我国人口的跨城市、跨区域流动日趋频繁,已有2亿多名农民工进入了城市,其中1亿多人常年在城市生活。然而在同一座城市中,因户口不同造成的用工壁垒、社保差异等,却让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外地人深感“居之不易”。没有户口,不能在当地领结婚证;没有户口,不能申请经适房、廉租房;没有户口,孩子上学更是难题……“在北京这么多年,她是外地人;到了老家,她感觉自己也成了外地人”——小说《漂二代》中主人公的这段话,就是对这种社会心理的宣泄。

  第三,公平焦虑。一方面,转型期社会财富分配机制尚不健全,部分行业工资水平增长过快,水平过高,拉大了社会不同群体间的收入差距。人保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最新发布的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显示,一些企业高管工资可比农民工高出千倍。同时,一些地方权力世袭、萝卜招聘、公立幼儿园只收公务员子女的事情时有发生,如果没有背景,缺少资本,一些人即便再怎么努力,也很难实现个人的既定目标,如此一来怎能不“压力山大”?

  非洲撒哈拉沙漠中有一种沙鼠,每当旱季到来前,都要囤积大量的草根,以便度过旱季的艰难日子。即使沙地上的草根足以使它们度过旱季,它们仍拼命寻找草根,运回洞穴,否则便焦躁不安。研究证明,沙鼠出于一种本能的担心,要囤积尽可能多的草根来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

  同样道理,常让人们深感不安的往往并不是眼前的事情,而是那些不可预知的“明天”和“后天”以及可以预知的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前景。

  纾解全民压力,不能仅通过旅游、购物等渠道减压,更应通过完善社会福利,消弭身份裂隙,创造机会公平,让每一个人看到未来的美好和希望,不做焦虑的“沙鼠”。张枫逸

热词:

  • 沙鼠
  • 身份焦虑
  • 压力全球第一
  • 压力山大
  • 人民日报
  • 学费
  • 旱季
  • 漂二代
  •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