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复兴评论 >

欧美学者:钓鱼岛之争,欧美也着急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08日 08: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环球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世界为何关注钓鱼岛危机

  亚历山大·尼尔(Alexander Neill,英国皇家联合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亚太安全主任):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的升级是近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我认为这个阶段最重要的事情是所有相关方都能有机会通过正当与理性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钓鱼岛问题可能持续升级,中国与日本有这个能力、也有可能发生直接的冲突和摩擦。最近,中国海监船与日本海岸警卫队的船只都在钓鱼岛附近出现。潜在的误判与误算也许就会出现在那里。我想说的是,西方没有人希望在那里看到一场激烈的冲突。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将会是一场全球灾难。中日之间的沟通管道必须要建设好,中日处理钓鱼岛问题都需要理性。

  以现在中国海军的现代化水平与能力,如果解放军有针对性地进行军事演练“展示武力”,我认为是会让外界担忧的。从中方的角度看,对于钓鱼岛主权的立场毫无疑问是有历史渊源的,不过,中方可以考虑用一些深思熟虑的策略来达到这个目标。

  沃尔特·C·拉德维格(Walter Ladwig,牛津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助理教授,前美国国防部官员):钓鱼岛危机要放在一个全球的大环境框架下来审视。眼下,欧洲处在经济衰退中,美国处在经济衰退的边缘,全世界都在看东亚经济的持续增长,看这个地区是否会有冲突的可能,看世界是否可以继续倚重东亚的增长。这才是世界各地关心钓鱼岛危机、关心这场危机如何处理的关键所在。另外,我并不太同意亚历山大刚才对钓鱼岛情形的描述。我的印象是中方派遣了海监船等舰船前往钓鱼岛附近,不过,那些舰船上没有军事装备,他们开展的也不是军事行动,仅仅是海事监察船只。在其他一些跟周边邻国的海上纠纷中,中方派出的最多也只是准军事舰艇,比如海事侦察用的船只和力量。这些行为清楚地表明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是克制的,而决不是放纵的。

  西方会介入钓鱼岛争端吗

  沃尔特·C·拉德维格:一些日本人在媒体上公开说,有美国给日本在背后撑腰,美国会使用军事力量与日本一起参与钓鱼岛争端,等等,这让很多中国人感到非常担忧。的确,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样,美日之间的军事同盟是白纸黑字有条约可循的,双方在国防与领土方面有相互依赖关系,美国有义务帮助日本。但我们看到,奥巴马政府在对钓鱼岛争端表明立场时,态度一直非常谨慎。我个人期待在钓鱼岛争端上,中日不久会有一个双边解决方案,没必要再讨论类似美国的军事介入可能这样的问题。

  有一些人对中国崛起与发展很担心,担心那会是对世界的一种威胁。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与其他大国的经济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密,这种经济依存的关系实际上在消减对于“中国威胁论”的担忧。不过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国家崛起、获得强大国际地位的过程往往会伴随着冲突的发生。那么,中国也会如此吗?我希望不是这样的。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多边外交,以及和平发展战略都说明了这点。中国军队现代化进程的步伐很快,中国军队在保护国家领土完整与保卫国家主权方面的做法很容易理解。我认为,无论是华盛顿,还是伦敦,对于“中国威胁论”的讨论不应该只建立在中国现有军事能力的基础上,还要加入对中国战略意图的一些讨论。同样,在中国,有一种看法认为西方“敌人”已经逼近中国家门口了,这种看法也是缺乏根据的。

  亚历山大·尼尔:我不认为西方和中国会在钓鱼岛问题上发生直接冲突,那样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大家都知道,在全球经济普遍衰退的大背景下,亚太地区是唯一的经济持续增长、资本继续维持累积的地区,大家其实都希望看见亚太地区的繁荣持续下去。因此,西方不会与中国在这个地区发生冲突,更不会在这个地区搞战争。

  亚洲需要怎样的政治框架

  沃尔特·C·拉德维格:不得不承认亚太是一个广阔的概念,从东印度洋到东北亚,包括印度、中国、美国、日本等等。亚太范围太大了,以至于没有一个国家完全凭借自身就能设定法则、路线以及治理结构。很遗憾,亚洲地区目前还没有一个政治框架,可以让大家通过谈判与协商达成一致性的意见,来确定他们希望亚洲地区究竟如何治理。因为亚太地区很多国家都既有经济地位,又有政治地位,不容易被一个政治框架所束缚。所以它们要往前走,要么就是确认当前的亚洲法则,要么就是建立新的行为法则与标准,提供更多的对话和互相理解,以保证该地区长期的稳定与和谐。这样的话,我们亚太地区的每个国家都将是受益人,无论你是来自新兴市场国家,还是来自某个偏远的小岛国,都能有机会实现经济增长和生活质量改善。

  亚历山大·尼尔:现在的国与国关系还存在一定的冷战思维方式。我认为,创造一个多极化论坛、将多级化的国家聚集在一起进行战略讨论与辩论很重要。中国一直有维护主权的传统,西方对此并不感到意外。然而,在东亚地区还不存在任何安全机制和地区安全框架。从这个角度讲,钓鱼岛事件应该促成在东亚地区建立一种机制,这无论对为亚洲发展提供信心与手段,还是努力促进地区大国就复杂问题形成机动的日常对策机制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民族主义有“泛亚洲化”的趋势。而对付极端民族主义最好的办法就是边缘化这部分人群。日本就是在这方面出了问题,而对于历史问题采取错误认识是无益的,日本政治精英和舆论界应当尽快地在这个方面有所作为。让日本右翼势力被边缘化是非常重要的,日本应该抵制国内右翼势力发声,这是解决日本与亚洲很多国家矛盾的关键。▲(本文由魏莱采访整理)

热词:

  • 钓鱼岛问题
  • 钓鱼岛主权
  • 中方
  • 敌人
  • 威胁论
  • New Document